隨着現代科學的進一步發展,人們除了可以通過普通光學天文望遠鏡來觀察天體宇宙,還可以利用非可見光譜電磁波望遠鏡,如射電望遠鏡,X射線望遠鏡,伽瑪射線望遠鏡等,甚至還可以通過非電磁波、其他形式的介質來觀察天體宇宙,如中微子望遠鏡,引力波望遠鏡等,而且還可以通過衛星把望遠鏡帶進太空中去進行觀察。然而,即使這樣,人類所能觀察到的宇宙中的物質也不會超過5%,其他大量的暗物質對人類來說還是個謎。

再加上由於種種原因,現代人利用現有條件發現的的這一點點情況,還可能會因為解釋不了或理解不了,並不公諸於眾。可想而知,現代人類對自己身處的這個宇宙空間的認識可以說少得可憐。

然而,中國的古人是誠實的,他們把他們看到的真實世界記錄了下來,他們的“看”也不是今人限制在肉眼的看。古人走的是另外一條道路,把人體、生命、宇宙作為一個整體來探尋宇宙生命奧秘之謎,道家就有“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之說。

二千多年前的《列子·湯問》一篇就以商朝的創建者殷湯詢問他的大夫夏革的對話方式,揭示了他們認識的宇宙萬物,這也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給我們今天的人開開眼界吧。

古初有物乎

山水 (資料圖片:pixabay)
《列子·湯問》:古初無物 今惡得物 (圖片:pixabay)

殷湯問夏革道:“太古之初有物存在嗎?”

夏革回答說:“太古時代沒有物存在,現在怎麼會有物存在呢?後來的人如果說現在沒有物存在,可以嗎?”

殷湯又問:“這樣說,事物的產生就沒有先後之分了嗎?”

夏革回答:“事物的開始和終結,本來就沒有固定的準則。開始也許就是終結,終結也許就是開始,又如何知道它們的究竟呢?但是如果說物質存在之外還有什麼,事情發生之前又是怎樣,我就不知道啦。”

無極之外復無無極,無盡之中復無無盡

殷湯再問:“那麼上下八方有極限有盡頭嗎?”夏革回答:“不知道。”殷湯一個勁地問。

夏革才回答道:“無就是沒有極限,有就是有盡頭,那麼我怎麼會知道的呢?因為沒有極限之外又是沒有‘沒有極限’,沒有盡頭之中又是沒有‘沒有盡頭’。於是我從這裡知道那是沒有極限沒有盡頭的,而不知道它是有極限有盡頭的。”

山水雲(資料圖片:pixabay)
《列子·湯問》:無則無極,有則有盡(示意圖片:pixabay)

物有巨細乎 有修短乎 有同異乎

殷湯又問道:“事物有大小嗎?有長短嗎?有同異嗎?”

夏革回答:“渤海以東不知幾億萬里的地方,有一片大海深溝,真是無底的深谷,它下面沒有底,叫做‘歸墟’。八方、九天的水流,天際銀河的巨流,無不灌注於此,但它的水位永遠不增不減。大海深溝里有五座大山:一叫岱輿,二叫員嶠,三叫方壺,四叫瀛洲,五叫蓬萊。每座山上下周圍三萬里,山頂平地九千里。山與山之間,相距七萬里,彼此相鄰分立。山上的樓台亭觀都是金玉建造,飛鳥走獸一色純凈白毛。珠玉之樹遍地叢生,奇花異果味道香醇,吃了可不老不死。山上居住的都是仙聖一類的人,一早一晚,飛來飛去,相互交往,不可勝數。”

“但五座山的底部卻沒有與任何東西相連,經常隨着潮水波濤上下顛簸,來回漂流,不得片刻安靜。仙聖們為之苦惱,向天帝訴說。天帝唯恐這五座山流向西極,使仙聖們失去居住之所,便命令北方之神禺疆,派十五隻巨大的海龜抬起頭來,把大山頂在上面。分三批輪班,六萬年輪換一次。這樣,五座大山才得以聳立不動。但是,‘龍伯之國’有個巨人,提起腳板不用幾步就來到五座山前,投下釣鉤,一釣就兼得六隻海龜,一併負在肩上,快步走回自己的國家,燒灼它們的甲骨來占卜吉凶。於是岱輿和員嶠這兩座山便漂流到北極,沉沒在大海里,仙聖們流離遷徙的不計其數。天帝大為震怒。便逐漸減削‘龍伯之國’的版圖,使之狹窄,逐漸縮短龍伯國民的身材,使之矮小。到了伏羲、神農的時代,那個國家的人身高還有數十丈。”

岱輿和員嶠這兩座山便漂流到北極,沉沒在大海里
《列子·湯問》:岱輿和員嶠這兩座山便漂流到北極,沉沒在大海里(示意圖片:維基)

“從中國向東四十萬里有一個僬僥國。那兒的人身長一尺五寸。東北極地有一種人名叫諍人,身長九寸。荊州以南有一種叫冥靈的大樹,以五百歲為春季,五百歲為秋季。上古時候有一種大椿樹,以八千歲為春季,八千歲為秋季。朽木糞土之上長的野菌靈芝,早晨出生,黃昏死亡。春夏季節有小蟲叫蠛蠓和蚊蚋,每逢下雨而生,一見太陽就死。終北國的北方有個溟海,叫做天池,其中有魚,它體寬幾千里,體長與之相稱,名叫鯤。那裡又有一種鳥,名叫鵬,翅膀張開就像掛在天上的雲彩,它的身體也與之相稱。世間的人們難道知道這種東西嗎?大禹巡遊時看到它,伯益知道了,就給它取個名字,夷堅聽說了,就將它記載下來。”

“長江的水濱之間生長着一種細小的昆蟲,它們的名字叫做焦螟,成群地飛聚在蚊子的眼睫毛上,彼此不相觸碰。棲宿來去,蚊子都覺察不到。視力超群的離朱和子羽大白天擦亮眼睛,仔細觀察,也看不見它們的形體;聽覺極靈的觚俞和師曠,深夜時豎耳俯首來聽,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唯有黃帝和容成子住在空峒山上,一起齋戒三月,心如死灰,形同枯木;才慢慢用神目來省察,看見它們的形體魁然,如同嵩山的大丘巍然聳立;慢慢用定神來諦聽,聽到它們的砰砰巨響,如同雷霆的聲音。”

軒轅 黃帝 廣成子 問道圖
黃帝到空峒山問道(局部圖片:維基)

“吳國、楚國生長着一種高大的樹木,名字叫柚。碧綠的樹葉冬天常青,硃紅色的果實味道酸甜。吃它的果皮和果汁,可以治癒因體氣鬱結而發生的痙攣昏厥。中原一帶的人視為珍寶,但渡過淮河來到北方種植,它就變成了不可食用的枳實。八哥不飛過濟水,狗獾渡過汶水就死,是地方水土使它們這樣的。雖然事物的形體氣質都不相同,但各自的性情對於各自生長的環境都是相適宜的,不能相互置換。它們各自的生理都已完備,天分都已充足。我憑什麼來辨別它們之間的大小之分呢?辨別它們之間的長短呢?辨別它們之間的同異呢?”

中國古人留下的很多典籍中,已經揭示了宇宙的奧秘,只是因為人們用肉眼看不見,所以把其當作了神話。

 

 

(※註:本欄目文章為希望之聲綜合報道,如欲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