蜃景通常叫海市蜃樓。現在的教科書、百科全書都說是大氣折射,

可是看看古今中外的大量記載,這種說法並不能解釋的通。

 

最早的海市蜃樓和最長的海市蜃樓

中國最早的海市蜃樓記載出現在《史記.天官書》:

“海市蜃氣象樓台,廣野成宮闕然。”

近年來也多有報導。

單次蜃景一般持續幾十分鐘至幾小時,少數持續幾天,

還有持續一年至幾年者,

至於有些地方成為蜃景多發區如山東蓬萊一帶,

其持續時間就設法計算了。

《夢溪筆談》中就提到過山東的蜃景奇觀。

海 山 雲 (圖片:pixabay)
山東蓬萊一帶多發生海市蜃樓(圖片:pixabay)

其他持續時間長的蜃景如,民國《冠縣誌.雜錄志.異聞》記載:

“義里庄申箴廷年十四歲時即光緒九年於八月間往村西看晚禾,

當微雨初晴太陽將出行數里余,忽見西有一城,

驟為駭異,自謂我在城西何城在我西?

憶及人言劉神伯村有城景往往出現,定睛視之果在劉神伯村。

妙在雉堞宛然酷類新築,樹梢掩映,

城上城下則青磚白灰全無物形,令人心曠神怡,

須臾日漸出則城景逾縮逾低至東曦既駕城景無蹤,是村光景仍舊。”

 

康熙《漳浦縣誌.災祥》載:

“嘉靖八年四都有海嶼三峰並列,其日忽沒于海,

頃之三山並為一峰屹立騰空,望之若樓台變幻不常,如此者三日。”

 

大氣折射解釋不通的海市蜃樓

曾質疑蓬萊看到的景物不可能象“大氣折射”

學說提出的來源於蓬萊附近。

這裡,“大氣折射”學說也無法解釋蜃景何以持續三天。

我們知道,現代人使用光學透鏡只有幾百年。

要磨製不讓景物變形的透鏡可不是件容易事。

大氣折射來解釋持續三天沒有大的變形的蜃景也太“強人所難”了。

 

數據分析中有一種常見錯誤叫“過度分析”(over analysis)。

有的人會根據很少的觀測,假想出複雜的原理來分析解釋得到的實驗結果。

要假設大氣保持一定的密度分布三天不變,

讓人細細欣賞蜃景奇觀,真是超級“過度分析”了。

海 山 雲 太陽(圖片:pixabay)
絢麗的晚霞轉瞬即逝,大氣折射不會固定幾小時不變(圖片:pixabay)

隨着科學的不斷發展,人們也開始認識到除了人類所存在的空間,

還有另外空間的存在,另外空間也有物質、生命的存在,

只是一般情況下肉眼看不見。

 

有人認為,海市蜃樓就是另外空間的顯現,

也就是說另外空間的景象陰差陽錯地閃現

在我們這個肉眼所能看到的空間中來了。

 

海市蜃樓的古代記載

《史記·封禪書》:“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萊、方丈、瀛洲。

此三神山者,其傳在勃海中,去人不遠,患且至,則船風引而去。

蓋嘗有至者,諸仙人及不死之葯在焉,其物禽獸盡白,而黃金白銀為宮闕。

未至,望之如雲;及到,三神山反居水下;

臨之,風輒引去,終莫能至。”

古代 蓬萊平井顕斎筆 蓬萊山図(圖片:wikipedia)
蓬萊山有許多海市蜃樓的記載(圖片:wikipedia)

宋朝沈括在《夢溪筆談》中這樣寫道:

“登州海中,時有雲氣,如宮室、台觀、城堞、人物、車馬、冠蓋,

歷歷可見,謂之‘海市’。

或曰‘蛟蜃之氣所為’,疑不然也。

 

歐陽文忠曾出使河朔,過高唐縣,驛舍中夜有鬼神自空中過,

車馬人畜之聲一一可辨,其說甚詳,此不具紀。

問本處父老,云:‘二十年前嘗晝過縣,亦歷歷見人物。’

土人亦謂之‘海市’,與登州所見大略相類也。”

 

明朝陸容《菽園雜記》:

“蜃氣樓台之說,出天官書,其來遠矣。

或以蜃為大蛤,月令所謂雉入大海為蜃是也。

或以為蛇所化。海中此物固多有之。

然海濱之地,未嘗見有樓台之狀。

惟登州海市,世傳道之,疑以為蜃氣所致。

 

蘇長公海市詩序謂其嘗出於春夏,歲晚不復見,

公禱于海神之廟,明日見焉。

是又以為可禱,則非蜃氣矣。”

 

天啟四年(1624)五月二十一日,

袁可立在登州公署中看到了海市蜃樓:

“睢陽袁可立為撫軍,時飲樓上。

忽艨艟數十揚帆來,各立介士,甲光耀目,朱旗蔽天,相顧錯愕。

急罷酒料理城守,而船將抵岸,忽然不見,乃知是海市。”。

詩興大發,在蓬萊閣上留下名篇《觀海市詩》。

袁可立 海市蜃樓(網絡圖片)
明登萊巡撫袁可立親歷海市蜃樓,在蓬萊閣上留下名篇《觀海市詩》(網絡圖片)

清劉獻廷《廣陽雜記》:

“萊陽董樵云:登州海市,不止幻樓台殿閣之形,

一日見戰艦百餘,旌仗森然,且有金鼓聲。

頃之,脫入水。又雲,崇禎三年,樵赴登州,

知府肖魚小試,適門吏報海市。

蓋其俗,遇海市必擊鼓報官也。

肖率諸童子往觀,見北門外長山忽穴其中,如城門然。

水自內出,頃之上沸,斷山為二。

自辰至午始復故。

又雲,涉海者雲,嘗從海中望岸上,

亦有樓觀人物,如岸上所見者。”

 

康熙十一年(1672年)四月蒲松齡與唐夢賚、高珩、張紱、等8人

東遊嶗山恰好見到海市。

蒲松齡受到啟發,寫了《嶗山道士》和《香玉》。

古代 畫蓬萊佳境図(圖片:wikimedia)
古代 畫蓬萊佳境図(圖片:wikimedia)

唐夢賚在《志壑堂文集·雜記》中記載:

“壬子夏,游嶗山,見海市。時同行者八人。

初宿修真觀,歷上清、下清庵,登八仙墩,水盡山窮,連天一碧。

再宿青石澗,觀日出。

回至番轅嶺,微雨初晴,東望海際,一城在白雲中,

堞數十仞,炮台敵樓,歷歷可數。

俄見一人青衣出,路南行,後一人肩挑雨具從之,向西望,若凝眸。

吾輩諸同人方驚疑,雲去時未見此城,且遷海以後寧復存此島乎?

詢之土人從同行者,乃曰:

‘此海市也,是為滄洲島。’

一食頃,而埤堄漸低,青山露髻文,

移時城山盡出,恍如夢寐矣。”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