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8年,意大利考古學家Luigi Pernier進入了希臘克里特島(Crete)南部海岸古老的米諾斯宮殿斐斯托斯的廢墟,在此他發現了一個非常完整的棕色圓盤——斐斯托斯圓盤(The Phaistos Disc),該圓盤被稱為考古學中最有名的謎團之一。它現在陳列在里特島上的伊拉克利翁考古學博物館(Heraklion Archaeological Museum)。

斐斯托斯圓盤的目的和意義,甚至其製造地點仍然存在爭議。

這個圓盤是一個棕色的燒制的粘土板,直徑約15厘米,稍厚於1厘米。圓盤的兩面(A面和B面)都是順着一條順時針轉向圓盤中心的螺旋線,排列着一串奇怪的符號。 兩面共有45個獨特的符號,這些符號分別有不同的個數,最少的1個,最多的有19個,兩面總共有241 個符號,這些符號還被用短線分隔為61個組合。

斐斯托斯圓盤A面
斐斯托斯圓盤A面(圖片:維基/C messier

 

斐斯托斯圓盤B面
斐斯托斯圓盤B面(圖片:維基/C messier

自1908年被發現以來,人們一直想要破解圓盤神秘的符號,在以後的100多年間,有數十位專業或業餘的研究者分別從語言學、非語言學或象形文字的角度嘗試對其進行解釋,有各種不同的解讀,略舉幾例:日曆,古代遊戲板,古埃及文獻,亞特蘭帝斯文獻,希臘語伊歐里斯方言的音節書寫,閃米特語的音節書寫等等,也許這些解釋都沒有讓人完全信服,因此斐斯托斯圓盤仍然是個謎。

斐斯托斯圓盤符號
斐斯托斯圓盤符號(圖片:維基/Dbachmann

今年2月7日,在希臘國家研究基金會( the National Hellenic Research Foundation)由國家文獻中心(National Documentation Centre)和克里特島技術教育學院( and TEI Crete)共同舉辦的一次活動中,  英國 – 希臘學者,語言學家加雷斯·歐文斯(Gareth Owens)宣稱,他和牛津語音學教授約翰·科爾曼(John Coleman)共同合作,對圓盤進行了十多年的研究,已能讀出圓盤上99%的符號,並且可以解釋50%多的內容。

Posted by Gareth Alun Owens on Monday, May 12, 2014

 

 

 

歐文斯表示,圓盤可追溯到公元前17世紀,特洛伊戰爭前500年青銅器時代的米諾斯(Minoan)文明,刻在上面的內容是對一個懷孕的女神和女神阿菲亞(Aphaia)的祈禱。

歐文斯解釋說,他們利用B面的語音價值,和其他相關的印歐語系的語言進行比較,他相信有一面談到了一個懷孕的女神,他表示這樣解釋還有一個新的證據,就是另一面有一個句子提到克里特島米諾斯文明著名的、已被證實的阿菲亞女神,她是分娩女神,他相信,一面提到懷孕的女神,另外一面提到分娩女神阿菲亞,兩者是互相聯繫的。他又解釋道,圓盤裡面的某些詞和一個完整的句子,在其他米諾斯宗教的音節銘文中,以及Arkalochori洞穴(曾發現有大量青銅器時代的武器)和Juktos山(曾發現米諾斯文明時期的文物)也有發現。

歐文斯最後總結說,圓盤兩面共有61個詞(一個符號組合被認為是一個詞),從中可以解釋一半以上的意思。有6個詞指光,6個指日落,3個詞指的是懷孕的女神,另外10個用不同的形容詞形容這個女神。歐文斯的觀點引起了人們的濃厚興趣。

斐斯托斯圓盤符號
斐斯托斯圓盤符號的61個組合(圖片:維基)

據推測,斐斯托斯圓盤是通過將符號用印章形式壓入潮濕的軟粘土圓盤,然後在高溫下燒制而成。德國排版員和語言學家Herbert Brekle在他的文章“印刷原理”中認為,如果把斐斯托斯圓盤上的符號作為文獻記錄的話,它就是活字印刷的早期文件,因為它符合印刷的基本標準,即類型一致。

如果可以確認圓盤是公元前十七世紀的產物,那它就比中國古代畢升發明膠泥活字印刷術(大約在1045年)還早了二千多年,成為目前已知最古老的活字印刷技術。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