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威登堡一再告誡我們,人生活在肉身里這段時間,也就是人的一生為什麼如此重要,

是因為它決定人脫去肉身後上天堂還是下地獄。

人在世間有機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脫去肉身就失去了機會。

 

史威登堡說,我需要解釋一下這是如何發生的。

當(脫去肉身)進入靈界以後,首先會有天使來接收這些人,並提供一切幫助,

也告訴他們有關主、天國、天使的生活等方面的一切,指示他們何為良善與真理。

倘若這些人在塵世聽過這些道理,且從心裡表示了拒絕,

那麼進入靈界後,聽到天使關於良善真理等教誨就依然會反感,就想離開,不想繼續聽下去。

天使一察覺到這一點,便會離開。

天使(pixabay)
人不認真聆聽天使的勸告,天使就會離開了(pixabay)

我們都知道「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句話,這不光是說好人願意與好人在一起,壞人願意與壞人在一起,

還表明相同罪惡的人脫去肉身後願意與同類在一起。

 

史威登堡說,在靈界,經過與各種各樣的人交往,這些人最終與陷入一樣罪惡的人混在一起。

就這樣,他們背離了主,朝着在塵世便已聯屬的地獄奔去,住在那裡的是陷入一樣惡欲的人。

 

史威登堡曾告訴過我們,其實人在世時的每一個所思所想所愛和所為,都聯於一個群體,

惡人與地獄的群體相聯,善人與天國的群體相聯,脫去肉身後便一定會去到那個群體中。

因此,史威登堡說,其實每個人都應該心知肚明,自己死後會去哪裡。

 

他說,表面看來,惡人和善人過着一樣的生活,沿着同樣的路前進。

然而,從心裡承認神,承認神之神聖的人,被引向天國。不承認的人,則被引入地獄。

 

史威登堡說,在靈界,走入地獄的人,在地獄之外的人看來,彷佛不是自願進入的。

那些因惡欲中燒而迫切往地獄直奔的人,彷佛是倒身跳入的。

正因如此,他們彷佛是被神打入地獄的。史威登堡說,神並不將任何人投入地獄。

投入地獄是人自己的選擇,在塵世如此,進入靈界以後也是如此。

 

他說,主一直藉天使和天國之流將每一個靈引向祂,只是深陷惡欲的靈極力反抗,將自己與主隔開。

他們為惡欲所牽制,即是被地獄所牽制。惡如一條繩索,將他們緊緊拉住。

當然,這是因為他們自己戀慕惡,行惡是他們最大的愛,他們願意為惡所牽制,

因此走入地獄便是他們自己的真實選擇。

 

◎ 神無法以同樣的方式對待每一個人

 

神的神聖的本質是慈悲。神始終與每一個人同在,只是人接受神的情況各不相同。

 

史威登堡說,謬誤如同烏雲,遮蔽太陽的光明。

太陽一直試圖驅散烏雲。總有一線光明能夠透過雲層,進入人的眼睛。

脫去肉身後,在那裡,太陽是主及其神聖的愛,光明是神聖的真理,烏雲是罪惡和謬誤,眼睛是覺性。

人若陷於罪惡和謬誤之中,就被烏雲包裹,其幽暗濃密的程度取決於惡的大小,

因此神無法以同樣的方式對待每一個人。

 

人間有這麼一句話「活罪難免、死罪難逃」。

意思是惡人在世時受到懲罰,死後下地獄還有更可怕的懲罰在等着。

 

史威登堡說,在脫去肉身之後,惡靈時常受到嚴厲的懲罰,這是為了讓他們知道作惡決沒好果子吃。

他說,這懲罰似乎是來自神,其實恰恰相反,這懲罰是來自惡本身。

因為宇宙的法制約着一切,無論何人,凡「惡」皆有「罰」與之相隨,兩者不可分割。

 

史威登堡還說了一個對我們每個塵世的人都非常重要的事:

地獄的鬼最大的慾望莫過於給人以痛苦和折磨。凡是不受神保護的人,它們着實能加以傷害,施以懲罰。

所以,對於拒絕神的保護、拒絕承認神,並在世間故意作惡的那些人,脫掉肉身後,

地獄的鬼便乘隙加以攻擊,施以虐待。

 

我們看到很多新聞說,某某被舉報,或者某某舉報他人立功減刑。那麼沒被舉報的,是不是就躲過去了?

還有那些跳樓的,是不是就保住了主子、罪惡和贓款?

史威登堡說,人的罪行在塵世可能隱藏,脫掉肉身後卻不能隱藏。

天使惡魔(pixabay)
脫開人的肉身,人的真實本性暴露無遺(pixabay)

◎ 惡靈在被投入地獄以前被剝去光鮮的外表

 

史威登堡說,每個惡靈,在被投入地獄以前,都要被帶入一種狀態,被稱為奪去真理和良善的過程。

並不是真的奪去他們的真理和良善,而是把他們的外表剝去,顯露出構成其罪惡靈魂的內在秉性。

 

近300年前,史威登堡這樣寫道:地獄的人都沉迷於罪惡和謬誤之中,沒有一個是陷於罪惡卻又明白真理的。

在塵世,許多惡人了解屬靈的真理,因為他們從小學過,後來也聽過佈道,讀過聖經。

於是,他們談論真理,甚至叫人以為他們是誠心的基督徒。

因為他們學會了偽裝情感,表現真誠,彷佛是憑着屬靈的信心。

然而,他們心裡所想的正好相反,他們小心翼翼地防止罪惡的念頭表現出來,

只是出於法律、名聲、地位、利益等方面的考慮。

他們的心裡充滿罪惡,表面恪守真理和良善,在靈里卻不然。

所以,到了靈界,當他們的外表被剝去以後,構成其靈魂的內在秉性就顯明了出來,

結果證明他們完全沉迷於罪惡和謬誤之中,對真理和良善漠不關心。

由此可見,真理和良善只存於其記憶中。

與人談論時,他們將之取出,表現得道貌岸然,彷佛具有屬靈的愛德和信德。

 

史威登堡還寫道:當此等人脫去肉身,進入到第二個狀態,也就是進入無法掩飾和偽裝的真實本性階段,

從此以後,他「不能再談論真理,只能講說謬誤,因為他的語言乃出於他的惡性。

彼時,人不能憑罪惡講說真理,因為他的靈魂完全由罪惡構成,從罪惡只能生出謬誤。」

(未完待續)

(本欄目文章選自各大新聞媒體與中文網站,內容不代表希望之聲的觀點或立場。文章版權歸屬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