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雲老和尚的弟子中有一個叫朱鏡宙的,法名寬鏡,他是國學大師章太炎(炳麟)的女婿,1931年他在一家銀行任經理,通常閑暇時,總有幾位朋友打打牌、聊聊天,其中有一位朋友是走陰差的,也就是晚上到陰曹地府上班的。他說,這是真的,一點也不假!

他的職位並不高,好像是負責傳遞公文,替蘇州都城隍當差。在世間,蘇州是個縣,上海是特別市,但是在陰間,蘇州城隍稱為「都城隍」,好像省長(省主席)一樣,而上海的城隍只是個縣官,歸蘇州都城堭管轄。我們講的城隍還有分大小,都城隍管轄一個省。

朱鏡宙 (圖片來源 網絡)
朱鏡宙 (圖片來源 網絡)

他說,有一天上海城隍廟送來一批「生死簿」,呈報蘇州都城隍,是他接收的,他好奇的翻開來看看是哪些人,結果令他大惑不解,其中名字多是五、六個字的。第二天他和朱老聊天閑談時,就把這件事說出來;當時每個人都想不出原因。中國人的名字最多四個字(複姓的),但是也不可能這麼多,還有五、六個字的,他們怎麼想也想不通。

三個月之後,1932年1月28日,日本兵在上海發動戰爭,國軍奮勇抵抗。這時他們才恍然大悟,以前上海送來的那一批生死簿,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戰役中的死亡名冊。從這裡就曉得「生死有命」,即使戰爭陣亡的人,三個月前,名冊已經送到蘇州都城隍那裡了。這就說明一般認為戰爭中橫死的,其實也是命中注定的;死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皆是註定的,確實是「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命里不該死的,槍林彈雨之中也沒事;命里該死的,甚至於流彈也會把他打死。這些都是事實。

朱老居士是章太炎的女婿,章太炎是民國初年的國學大師,在文壇上很負盛名。那時袁世凱當權,他的岳丈因為得罪袁世凱而入獄。怎麼得罪的?他說袁世凱不值得我罵,就是不肯罵袁世凱。這話傳到袁世凱耳里,袁世凱很生氣,就把章太炎關進監獄裡。總也沒有什麼大罪名,於是關了一個多月便放出來。

章太炎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章太炎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章太炎先生去世後,朱鏡宙在整理章太炎遺着時發現了一封答宗仰上人的信,記錄了他每天到冥府做閻王的事情,朱鏡宙後來根據此寫了一篇文章《袁世凱想做皇帝,章大炎怕做閻王》,文章大意是說,1914年12月初,章太炎出獄未久,有一天晚上睡覺,夢見兩個小鬼擡着一頂轎子,說東嶽大帝請他,他就上了轎。這兩個小鬼像飛行一樣,沒多久就到了東嶽大帝哪兒。

中國大陸有五嶽,東嶽管五個省(江蘇的都城隍只管一個省),可見這是大鬼王。東嶽大帝聘請他作判官,地位好比現在的秘書長。但是他是活人,於是請他晚上上班,天亮時就送他回來。每天都去上班,所以他知道很多陰曹地府的事,沒事就跟朋友們聊天,談談昨天晚上辦了些什麼事。

他說中國、外國都有陰間,但是陰間的言語相通,沒有隔閡,生活狀況跟人間差不多。但是不見陽光,天永遠是灰濛濛的,好像永遠是陰天濃霧的樣子。他當東嶽大帝的判官,地位很高,有待遇,也有飲食,但沒有用處,因為他是活人。

東嶽大帝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東嶽大帝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有一次他忽然想到,地獄裡的炮烙刑法太殘忍,可不可以廢除?東嶽大帝聽了笑笑,就叫兩個小鬼帶他到刑場去看看。走了一段路,小鬼就指給他看,他卻看不到。他是修佛的,於是恍然大悟,地獄乃貪嗔痴變化所現,就如《地藏經》所說的,如果不是受罪的人、不是菩薩,即使地獄在你面前也見不到。他才曉得這不是人力所能為的,不是殘忍不殘忍的問題,而是地獄種種刑罰都是自己業力變現出來的。明白此理後,惡的習氣不能不改,要是不改,將來就變這個境界。人間的牢獄、種種體罰是人造的,地獄裡的不是人造的,不是閻羅王造的,是自作自受,自己造的,閻羅王也無可奈何。

除星期天晚上外,其餘每晚都夜夢做閻王,後來章先生十分厭煩,曾寫請假書焚燒,但還是不起作用,夢還是照作,到寫信時,已持續了四個多月。

章太炎
章太炎(1869~1936),二十世紀民主主義思想先鋒,清末民初思想家、中國近代着名國學大師,着名學者,成就卓着的中醫文獻學家,研究範圍涉及小學、醫學、歷史、哲學、政治等等,着述甚豐。

朱鏡宙
朱鏡宙(1889~1985),章太炎女婿。財經學家,曾擔任西康、四川的財政局長,及浙江省財政廳長,國民革命軍北伐期間,追隨總司令蔣介石先生,在總司令部擔任軍需處副處長職務。1949年到台灣後,潛心修佛及致力弘法,創辦台灣印經處,以流通佛書。着有五乘佛法與中國文化、讀經札記、夢痕記、詠莪堂文錄六卷、思過齋叢話十卷等多種,享年97歲。

 

(本欄目文章選自各大新聞媒體與中文網站,內容不代表希望之聲的觀點或立場。文章版權歸屬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