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2日是今年的猶太人大屠殺紀念日,全世界的猶太人舉行各種紀念儀式,提醒人們70多年前發生在世界上的600萬人死去的苦難。今天的主人公是兩位大屠殺倖存者89歲高齡的Alice Gerstel Weit女士和86歲的Simon Gronowski 先生,兩位古稀老人在分別半個多世紀後再相聚的感人故事,他們周日(15日)還將在紀念館向參觀者講述他們在孩童時期驚險的逃亡經歷。

兩位老人家周三(11日)在“洛杉磯大屠殺紀念館”的庭院接受採訪,他們緊握雙手,回憶很久以前不願提及的痛苦經歷,過程中不斷擁抱、親吻和哭泣,令人動容。而在前一天這兩位好朋友剛剛團聚,自當年在布魯塞爾一別至今已過去76年,他們的相聚是那麼快樂,又掩不住激動的淚水。

Alice和Simon分別76年後再相聚。(AP Photo/Reed Saxon)
Alice和Simon分別76年後再相聚。(AP Photo/Reed Saxon)
兩位老友的手緊緊握在一起。(AP Photo/Reed Saxon)
兩位老友的手緊緊握在一起。(AP Photo/Reed Saxon)

1940年納粹入侵比利時,開始圍捕猶太人。1941年,Alice和她的猶太家庭在Simon的家中藏了將近兩周,之後她的父親在法國聯繫上一個蛇頭,將幫助她、兄弟姐妹及母親安全離開納粹佔領的比利時。

Alice的父親當時是一個經營鑽石的商人,他把鑽石變現,為他的家人及兄弟的家人購買了9張逃往法國控制的摩洛哥城市卡薩布蘭卡的簽證。他們在那裡登上一艘開往古巴的船。

而Gronowskis家庭則不然,他們也是猶太人,但他們決定留下來。據Simon傷心的描述,他的父親是位詩人,會用6種語言寫詩,但因不是政客,所以對當時的緊張環境不敏感,就像當時的很多家庭一樣,他們說什麼也不會相信,在20世紀的歐洲,在當時的文明社會,德國會陷入野蠻狀態。所以竟天真的認為他的整個家庭藏在布魯塞爾會很安全。

不幸的是,他們藏匿了18個月後,納粹分子發現了他們,並將Simon、妹妹及母親一同押上通往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火車。但又幸運的是,當時Simon的父親正好生病住院,母親機敏的慌稱丈夫已經死了,使其逃過一劫。

奧斯維辛集中營中的猶太人正被挑選:分到右隊意味着勞役,左隊則被發往毒氣室。(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在通往死亡營地的火車上,Simon的母親再次勇敢的將他推向車廂門口,並告訴他跳下去,又挽救了兒子的生命。

戰爭結束後,Simon與父親團聚,最終搬回他長大的公寓。他將多餘的房間租出去,並用這筆錢去學習法律,後來在布魯塞爾成為一名執業律師。

而Alice的家人後來移民到美國,她在那裡結婚並生育兩個兒子,最終在洛杉磯定居,一直從事房地產生意。

戰後不久,Alice一直試圖找到Simon的家人。直到六個月前,她的侄子在網上搜索相關歷史,看到Simon2002年的回憶錄,並不斷提及Alice的家庭,才確認Simon還活着。而在這以前的許多年裡,Alice一直以為Gronowski的整個家庭都被屠殺了。

其實,Simon幸運逃亡後曾寫信給Alice現已故的哥哥Zoltan,告之他的家庭情況,姐姐和母親已經在奧斯維辛集中營遇害,他的父親雖然倖存下來但已經因病去世。但可能不願提及當年悲痛的歷史或其它原因,Zoltan從未告訴家人關於Gronowski家庭的消息。

提及歷史,難掩悲傷的淚水。(AP Photo/Reed Saxon)
提及歷史,難掩悲傷的淚水。(AP Photo/Reed Saxon)
Alice和Simon在“洛杉磯大屠殺紀念館”的庭院。(AP Photo/Reed Saxon)
Alice和Simon在“洛杉磯大屠殺紀念館”的庭院。(AP Photo/Reed Saxon)

1941年至1945年,納粹對歐洲諸種族及政治群體展開迫害,猶太人遭到廣泛系統性屠殺,其規模為史上最大。

據《紐約時報》報導,位於紐約市曼哈頓的“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館長格利克曼介紹,“每年有20萬參觀者到訪,60%是來紐約市的遊客,我們用7種語言講述這些歷史。”但格利克曼表示,遺憾的是,人類並沒有從猶太人大屠殺中接受教訓,現在世界上還存在着種族滅絕以及各種迫害形式,“我們講述大屠殺的歷史,就是幫助人們不要忘記。而‘不忘記’意味着對行動的號召、對教育的號召,同時號召我們大家,要共同去抵制一切形式的種族滅絕與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