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軍隊引進古老的全套針灸療法以對付軍隊中濫用止痛劑現象。

這種療法最早出現在古代中國,它能緩解急慢性疼痛,而又不會有成癮的風險,使用上沒有任何限制。

當我們越來越多人開始唯信西醫、否定中醫的時候,當咱們還沉浸在自我否定的時分,當咱們還在用被曲解的科學來質疑、乃至誣害中國國粹的時候,當咱們常常用西方的尺子衡量咱們自個的哲學、文明、藝術、音樂及醫學的時分,那個全球最惟我獨尊的美軍卻用中醫針灸戳痛了咱們每個人!

美軍已經將目光轉向中國傳統醫術針灸 (pixabay)
美軍已經將目光轉向中國傳統醫術針灸 (pixabay)

美國作為全世界數一數二的強國,他們的軍費全球最高,醫療設備和醫生素質更是全球頂尖,但是就有那麼些病痛是他們無法解決,不得不將目光轉向中國傳統醫術針灸。

中國傳統醫學:針灸 (pixabay)
中國傳統醫學:針灸 (pixabay)

針灸

針灸是針法和灸法的合稱。傳統中醫多用針法來治療急性病,用灸法來治療慢性病,用針灸治療一般都簡單便宜療效快。根據中醫學理論所述,可以通過刺激穴位來改善經絡中的氣的流向。

但是從組織學和生理學上尚未發現氣、經絡或者穴位的存在,也缺乏足夠的現代醫學實驗證實其療效,所以針灸也是飽受質疑的。美軍自然不傻,他們經過長時間的調查與研究,才正式批准採用針灸來治疼痛。

戰地針灸為美軍提供了更安全有效的療法 (pixabay)
戰地針灸為美軍提供了更安全有效的療法 (pixabay)

戰地針灸為士兵提供了更安全有效的療法,代替了以往危險且有副作用的止痛藥。面對針灸所受到質疑的言論,美軍站出來發聲,在這麼多疼痛治療中,針灸是所有治療中最被喜歡的一個,真的感受到了巨大的不同。

美國陸軍准尉史密斯上月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執勤時,從超過20英尺高的黑鷹直升機墮下,5條肋骨折斷、肺穿孔、手和大腿骨碎裂。當他在華盛頓沃爾特-里德陸軍醫院休養之際,醫生建議他接受針灸治療,以減輕痛楚。空軍醫生尼姆措上校最近將短針小心翼翼地刺入史密斯的外耳,史密斯退縮了一下,但經過3針後,他表示痛楚已減輕一半。

空軍醫院院長波克上校表示,針灸不會產生止痛藥常見的副作用,而且更快見效。「它減少軍隊使用麻醉藥數量,並可更佳地評估士兵可能出現的隱藏腦損傷,因為使用麻醉藥時,他們會被藥物影響。」

因此,美軍不惜高薪招聘中醫針灸師,還在一些軍事基地成立了跨學科的疼痛治療中心。在這裡士兵可以享受到針灸、脊柱矯正、推拿按摩等手段的綜合治療,這些治療手段成了治療中心的招牌服務,備受好評。

美軍為何如此積極地使用針灸?

大家能夠想想:他們的軍費全球最高,他們的儀器設備和醫師全球頂尖,可他們為何要擁抱針灸呢?

2010年10月美國國防部的報導:

醫生們正在運用針灸,作為最新的戰地東西!

2014年來自美軍的官網的報導:

針灸協助削減戎行的止痛藥運用。而這一報導不經意間透露了原因,由於要削減止痛藥運用。那為何要削減止痛藥運用呢?由於止痛藥的成癮性和許多副作用。

2014年來自美國醫學的官網報導:

耳針—醫治戰地痛苦的方便技能。挖苦的是,被咱們自個降低副作用的耳針,竟然讓美國的軍醫視為秘密武器!

上文劃紅線的文字意為:我現已接受過許多痛苦醫治,而本次針灸醫治是我閱歷的一切醫治中最喜愛的一個,因為我現已真實感受到了無窮的不一樣。(網絡圖片)
上文劃紅線的文字意為:我現已接受過許多痛苦醫治,而本次針灸醫治是我閱歷的一切醫治中最喜愛的一個,因為我現已真實感受到了無窮的不一樣。(網絡圖片)

2012年2月世界聞名的NPR(美國公共廣播電台)的報導:

美軍拆穿了對針灸質疑的言辭。上文劃紅線的文字意為:我現已接受過許多痛苦醫治,而本次針灸醫治是我閱歷的一切醫治中最喜愛的一個,因為我現已真實感受到了無窮的不一樣。

2010年8月的美國的星條旗報官網:

美軍轉向針灸來代替止痛藥!

2009年1月的美國四大媒體之一的NBC(國家廣播公司)官網報導:

美國空軍練習戰地醫師針灸。

2012年美國天然新聞網音訊:

戰地針灸為戰士供給更安全、有效的治法以代替風險的止痛藥!

這即是美軍為什麼活躍運用針灸的最大原因,可悲的是,我們自個卻被美國出口到我國的止痛藥所收購!

2009年1月美國數字雜誌官網:

美軍正式批准針灸用治痛苦!

美軍現已調查了針灸減輕痛苦的有用性並得出結論:針灸的確有用。

可悲的是,我們自個卻在被太多所謂科普人士鋪天蓋地對立中醫言辭中蒙蔽,說中醫沒有科學依據。不僅相對部分老百姓不信任中醫,基層部隊官兵對中醫軍醫也持懷疑態度。

2011年4月聞名的《華爾街日報》報導:

針灸能減輕受傷戰士的苦楚嗎?

阿富汗的美軍醫師使用針灸醫治腦損傷並獲得可喜的成果。

一位美國軍醫說,「與常規治療相比,針灸可以讓急性損傷患者提前兩天回到工作崗位,且針灸的使用成本遠遠低於塞來昔布和布洛芬等常規止痛藥。」

這篇文章以美國《華爾街日報》這段話作為結束。

戰地醫師Stuessi說:

咱們能說的是:咱們現已從中國人那裡學到了針灸醫治痛症,他們現已運用針灸幾千年。

「美軍從阿富汗戰爭開始運用『耳針療法』,到現在已經發展到了『干針療法』、『耳穴抗暈船運用』等多種衍生療法。」,近年來,美國軍方非常重視針灸外治法作為補充替代方法在軍隊中的使用,研究針灸療法在軍事及戰爭中的應用。

美軍方開發的耳釘射入技術與器械用於止痛、安眠和抗焦慮,在全球產生了影響。

針灸技術有效減少了美軍的止痛藥使用比例和數量。(pixabay)
針灸技術有效減少了美軍的止痛藥使用比例和數量。(pixabay)

2010年美國國防部官方網站的報導指出,針灸已經成為美國軍醫最新最便捷的戰地救護工具;2014年美軍官方網站的報導指出,針灸技術有效減少了軍隊的止痛藥使用比例和數量。

而作為中醫起源鼻祖的我國,中醫針灸在我軍廣大一線衛勤單位中正逐步走向消失的邊緣,即使在相當部分軍隊醫院內部,中醫也是處於尷尬地位。固步自封,技術弱化,人才流失,個中緣由值得我們深思。

(本欄目文章選自各大新聞媒體與中文網站,內容不代表希望之聲的觀點或立場。文章版權歸屬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

來源:幫趣

責任編輯:吳永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