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是中華文化的瑰寶,中醫藥有西醫藥根本無法比擬優勢。中國古代的中醫在其診治疾病方面有其獨到之處,對現代人來說有時是匪夷所思的。《北夢瑣言》、《聞奇錄》都記錄了唐朝兩位名醫梁新和趙鄂的治病醫案,從中可看出古人用人唯賢、不嫉賢能的高尚品德。

那是唐朝年間,崔鉉鎮守江陵時發生的事。有一位富商,坐船路過江陵時,停泊江邊過夜。半夜時分,那商人突然暴病,快天亮時還未完全斷氣。同船有位從武陵來的醫家梁新與其同船,聽說此事後就去為他診視,說:“這是食物中毒,近兩三天有沒有在外面用餐?”

富商坐船路過江陵時,停泊江邊過夜(圖片 :pixabay)
富商坐船路過江陵時,停泊江邊過夜(圖片 :pixabay)

僕人說:“我家主人很少出船,也沒在別人那兒吃飯。”梁新問:“他平常喜歡吃什麼樣的食物?”僕人說:“喜歡吃竹雞,每年不下幾百隻。最近剛買了一些竹雞,用來做了菜肴。”

梁新說:“竹雞吃半夏,一定中了半夏的毒。”梁新就讓僕人搗薑汁,撬開富商的牙齒,將薑汁灌了進去,不久富商就蘇醒了。崔鉉聽說了這事感到非常驚奇,就召見梁新對他誇獎了一番,並資助他僕人、馬匹、錢及布匹,讓他去京城。崔鉉還致信朝廷的官員推薦梁新。梁新到京城後,名聲大振,官做到尚葯奉御。

有一朝士到梁新處看病,梁新看了說:“你怎麼不早來?風疾已很重了,我已無能為力,請快點回去處理好家事,順其自然吧!”朝士聽了此言,驚慌不已,忙告辭退去,騎馬回家。

朝士聽了此言,驚慌不已,忙告辭退去,騎馬回家(圖片 :pixabay)
朝士聽了此言,驚慌不已,忙告辭退去,騎馬回家(圖片 :pixabay)

其時有位叫趙鄂的人是幗州的馬醫,最近剛來到京城。他在熙熙攘攘的通衢大道邊開了一間診所,在診所外還貼了張告示,介紹他的醫術。不巧,朝士在回家的路上看見了告示,抱着一線希望,他便下馬走進診所,把自己的病情一一說給趙鄂。

最後,趙鄂作出的診斷與梁新的是相同的。但不同的是,趙鄂認為此病或許可治。趙鄂對朝士說:“有一個辦法你可一試,那就是請官人多吃消梨,數量不限。如果用嘴吃不及的話,就擠梨汁喝,或許還有萬分之一的希望。”

朝士救命要緊,聽完趙鄂的建議立刻買來消梨,並用書筒裝,一刻也不耽誤,在馬背上就開始吃起來了。到家後,十多天內只吃消梨,病情漸漸好轉,過去總覺煩悶,如今頓感爽朗,自此他再也沒有犯病。

朝士救命要緊,聽完趙鄂的建議立刻買來消梨吃起來(圖片 :pixabay)
朝士救命要緊,聽完趙鄂的建議立刻買來消梨吃起來(圖片 :pixabay)

病癒後,朝士返回京城向趙鄂致謝,感謝他的救命之恩。此後,他又去拜訪梁新,談話間說起趙鄂叫他吃消梨治病之事,梁公感到驚異並說:“偌大一個國家不能沒有繼承他醫術的人。”於是他馬上召見了趙鄂,不但資助他僕人、馬匹、錢及布匹,還廣泛為他作宣傳來擴大他的聲譽,趙鄂的官做到太僕卿。

還有一次,省郎張廷之有病,請趙鄂為他診治,趙鄂剛一診脈,就告訴他說:“這病宜用生薑酒一盞,地黃酒一杯。”張廷之心存疑慮又去梁新處,梁新作出同樣的診斷,都說只能按量服用這兩種藥酒,否則性命不保。

張廷之遵從醫囑,按時按量飲用這兩種藥酒,他的病漸漸好了。後來,張廷之作了宰相,有一次,他沒有節制自己多喝一杯,話都來不及說當天晚上就死了。

梁、趙二人的妙手回春的醫術為當時的人所傳誦。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