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的張潮 在《虞初新志》的自敘中寫道,“先以《虞初新志》授梓問世。其事多近代也,其文多時賢也。事奇而核,文雋而工,寫照傳神,仿摹畢肖。誠所謂古有而今不必無、古無而今不必不有,且有理之所無,竟為事之所有者。讀之令人無端而喜,無端而愕,無端而欲歌欲泣,誠得其真,而非僅得其似也。”

他在《虞初新志》卷9裡面,講了這麼一個有關“義士”的故事。真的是“聞者咸以為善而兩從之。更推主人之義,與二義士相鼎立。”

下面我們就一起來看看以前的人,是如何思考以及勇於維護正義或講義氣的。

順治初年,清軍攻破金華。戰亂中,有個金華人寶婺生,與妻子在奔逃中失散了。

寶婺生因倒卧在一堆屍體中,倖免一死,但妻子卻不知去向。原來寶妻被清兵抓走後,隨着大軍移師駐紮於華亭。為了尋找妻子,寶婺生也來到華亭,但一無所獲。

為了尋找妻子,寶婺生也跟着來到華亭,但一無所獲。圖為清 蔡景清《蔡景清畫冊.蓼蕭》。(圖片:維基)
為了尋找妻子,寶婺生也跟着來到華亭,但一無所獲。圖為清蔡景《蔡景清畫冊,蓼蕭》。(圖片:維基)

此時的寶婺生既困頓又疲乏,坐在旅館旁邊獨自哀嘆。店主看到他模樣凄慘,不由地心生憐憫,於是跟他攀談了起來。寶婺生將尋妻之事一一盡訴。店主又得知他識字又懂會計,就要他在館中做事。說不定來往四方的旅客,還可以為他提供尋妻線索呢。寶婺生也覺得這主意不錯,就答應了。

還金之義

婺生入館工作,幫着打點,為店主代勞許多事。有這麼勤勉的員工,旅店的生意越做越好,盈利持續翻倍,店主大為高興,有意將女兒嫁給婺生,或許顧慮婺生尋妻之故,遲遲沒敢開口。

一天,店裡剛開門,有一客人匆忙地入館吃飯,用餐後付了錢,便急急忙忙地離開了。寶婺生收拾餐桌,發現那客人落下一個包裹,打開一看,裡面裝着五十兩白銀。

寶婺生告訴店主此事,並等着那人返回。

直到中午,那人果然出現了。見他氣喘吁吁,汗流浹背,一臉茫然,一副失神落魄的模樣,慌慌忙忙地尋找着什麼。

待他走近時,婺生問他在找什麼?那人說丟了許多錢。一問,正好是五十兩。又問這些錢的用途?那人說:“那是聘金,我要拿到軍營中去娶妻。但現在已經丟失,這該怎麼辦才好?”

婺生說:“這些錢都還在,現在就還給您,您不要傷心。”婺生遂即取出銀子,如數歸還。那人歡天喜地地拜謝而去。

破鏡重圓

幾天後,失金之人有感於這場婚姻是婺生所賜,於是拿着兩份請柬,邀請他和店主一起出席婚禮。店主忙着照管生意,無暇赴宴,但又不忍拒絕對方一片盛情,於是請寶婺生前去赴宴。

婺生秉主人之命,如約而至,看到失主家原來也是積善之家。

寶婺生秉主人之命,如約而至,看到失主家原來也是積善之家。圖為明 吳彬《歲華紀勝圖冊.蠶市》。(圖片:維基)
寶婺生秉主人之命,如約而至,看到失主家原來也是積善之家。圖為明吳彬《歲華紀勝圖冊.蠶市》。(圖片:維基)

下午時分,婺生閑來無事,漫步溪邊。遠遠地看見江中有一葉扁舟,人們都說新娘的船來了。他定睛一看,原來那新娘正是自己的妻子啊!

或許,夫妻倆心有靈犀吧。這時新娘也無意中抬頭,看到岸上的寶婺生,正是自己的夫君。兩人雙目對視,寶婺生不由得悲傷痛哭,頓時倒在青草之上;而新娘也是一陣心痛,癱伏在船上。

船行靠岸,眾人催促新娘起身,但是她已無法站立。一問才知,她剛才看到岸上一人,很像是她以前的夫君,因此而悲愴欲絕。

眾人問她夫君的樣貌,娶親者一聽新娘形容的模樣,像極了寶婺生。娶親者趕忙去找尋,只見他悲傷地躺在草地上。

還妻之義

娶親者問寶婺生為何傷悲,他始終不語,經再三詢問,他才說:“剛才見到的新娘,好像是……”話還沒有說完,寶婺生又哀傷得哭了起來。

娶親者恍然大悟,說到:“噢,我知道了,這個新娘該不會就是您的妻子吧?您既然撿到禮金,那禮金就已屬於您。您再還我禮金,不就是來贖回妻子的嗎!這正是上天命我,為您完成這樁美事啊!您不要傷心,我感念您的仁義,怎能不報答呢!”

寶婺生感到很為難,娶親者就請旅店主人作主。

店主決定把自己的女兒,嫁給那名還妻之人。(圖片:授權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店主決定把自己的女兒,嫁給那名還妻之人。(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店主說:“還金之人是義士;還妻之人,他的義也不在還金之下。想娶妻子而失去妻子,這不行。我有一個女兒,若他不嫌棄,就嫁給那名還妻之人吧。”

這樣的決定,着實令眾人欽服。眾人有感於店主心胸開闊,割捨愛女成就兩全其美,推崇店主也是位義士,與那兩位義士並稱為“三義士”。

離亂之際,一個“義”字成就了如此完美的結局,令人讚佩之餘,又感動連連。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