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說到射箭,人們很容易就聯想到用作狩獵和戰爭之用。這一點也不奇怪,大家的目標都是“十環”,彷彿射箭只是一種技能的競爭。

然而,《禮記·射義》:“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諸己,己正而後發。發而不中,則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矣。”

原來還有這層內涵,就是射箭所追求的是端正自己的身心,端正身心之後才可以發射箭矢。如果沒有射中目標,則不會怨恨在比賽中勝過自己的人,而會向內反省自己。

署名杜若的作者在大紀元網站分享了古人對於這方面的觀點和做法。

一個小小的生命降生於世,自古以來都是一件喜事。在中國古代,嬰兒出生後,產房還會懸掛不同的飾物。

西周時期,如果家中有女孩誕生,在房門的右上邊即懸掛佩巾作為標誌;若生男孩,房門左上則懸掛一張弓,還要為他舉行射禮,並且日後射禮會伴隨他的一生。

“男”字,甲骨文的寫法,右側表力,形似彎弓,左側為田,表示天地。( 圖片:維基/Wargaz)
“男”字,甲骨文的寫法,右側表力,形似彎弓,左側為田,表示天地。( 圖片:維基/Wargaz)

“男”字,甲骨文的寫法,右側表力,形似彎弓,左側為田,表示天地。所以男字本意,用力耕種田地。

在古時,“男”與“任”同音,《白虎通》釋義“男”字含有責任的意思,指擔任功業。

男嬰誕生三天後,家人背着男嬰舉行射禮,以此為其慶生,歡迎他的到來。隨着幼嬰的降生,家族再增添一抹勇武的陽剛之氣。

射禮儀式上,由射手用桑木製作的弓,射出六支由蓬草做成箭:一箭射天,一箭射地,其餘四箭分別射向東南西北,表示男兒所做之事能夠敬重天地,威服四方。男兒有頂天立地的氣概,威服四方的雄心壯志,才是男子分內之事。

所以男嬰出生不久,族人就背着他舉行射禮,在天地的見證下,立下大志,然後才敢享受穀物。不僅平民如此,國君的世子出生後也要舉行射禮。

在周朝,家裡若生男孩,房門左上則懸掛一張弓,還要為他舉行射禮。圖為《昇平樂事圖冊.鹿燈》,作者年代不詳。(圖片:維基)
在周朝,家裡若生男孩,房門左上則懸掛一張弓,還要為他舉行射禮。圖為《昇平樂事圖冊.鹿燈》,作者年代不詳。(圖片:維基)

在當時,國君或諸侯出現的重要場合,都要舉行射禮。

射禮包括:大射、賓射、燕射、鄉射。

射,表武事,古代六藝(禮、樂、射、御、書、數)之一,和駕馭馬車的技術“御”一樣,是一個成年男子必須掌握的軍事技能。

圖為六藝之御( 圖片:維基/John Hill)
圖為六藝之御( 圖片:維基/John Hill)

大射由天子、諸侯所舉行。天子、諸侯舉行重大祭祀之前,通過射箭選拔出能參加祭祀之人。

賓射是諸侯朝覲天子,諸侯之間互相聘問以及天子、諸侯燕饗賓客時舉行的禮儀。

燕射是天子、諸侯閑暇時,為安撫愉悅群臣舉行燕饗,燕禮一獻之後,再舉行射箭比賽。

鄉射是鄉大夫州長於每年春秋兩季,在州校中舉行鄉射禮,通過飲酒與射箭,教導平民習禮知義,另也可藉以選士。

射箭時,射手的言行舉止不僅要符合禮儀,同時動作要符合音樂節奏。

比如天子射箭,以《驗虞》樂為節拍,樂曲讚美朝中文武百官齊備。

諸侯射箭,配以《狸首》樂,讚美諸侯以時勤王,勤修職貢。

卿大夫射箭配《採薪》,讚美卿大夫遵循法度。

而士射箭,配《采繁》,讚美士人能恪守職責。

不同階層的貴族明白各自伴射的樂曲詩章,不斷提醒自己做好本分,方能樹立美德,建立功業。

古代諸侯每年朝覲天子,推薦人才。天子通過射禮,考察諸侯推薦的人才。以射中次數的多寡,來確定對諸侯的賞罰,是加封土地?還是削減土地?

古人對心靈世界與外界的對應表現有着深刻的理解。《管子·心術下第三十七》說:“外表不端正的人,是因他的德行沒有養成;內心不專一的人,是因他的內在沒有修德完整。形貌端正,內德修正,他就能掌握與心靈相對應的外界的萬事萬物。”

《管子》中還說:“如果人能夠進入正和靜的境界,身體就能筋韌骨強,自然透著頂天立地的氣概,眼神不僅清澈,而且光明。不失去(內心的)正與靜,其德行將與日俱新,且能遍知天下事物,以至(神思)能通達遙遠的四方。”所以通過一個人外在的神情形貌,就可以看到他的內心表現,那是無法隱匿掩蓋的。

從一個人拿弓箭、射箭的系列動作,就可看出此人的內在修為。

所以《禮記·射義》開篇指出,一個人的內心志向正直,體現在外形上,身體也會是挺直的。再從他拿弓箭、射箭的系列動作,就可看出此人的內在修為,他是否已經樹立起堅固的道德。有了堅固的道德,此人才不會為非作歹,僭越犯上,也容易建立功業,取得成績。各個職位上的官員,如果都是由德才兼備的人擔當,國家不生禍亂,自然清平康泰。

通過射箭,觀察射手的舉止、神情氣度,就能考核出此人的德行和志向。(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通過射箭,觀察射手的舉止、神情氣度,就能考核出此人的德行和志向。(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古人對人體、生命與外在環境,甚至與宇宙的聯繫認識得很深刻。所以通過射箭,觀察射手的舉止、神情氣度,就能考核出此人的德行和志向。男孩出生三天,就要“參加”射禮,此後“射禮”一直伴隨着他的一生,以此表達他敬重天地,恪守盡責的初衷,從始至終都不改變。

值得重視的是,射禮中的競爭不是和對手競爭,而是始終和自己競爭。

從一開始的“己正而後發”,到“發而不中,反求諸己”,整個射箭的過程都與他人無關,而只專註於自己。競爭的最高境界便是如此,如此便是“不爭”!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