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相如,就是與卓文君私奔而被廣為流傳的這樣一個人物。他有“賦聖”之稱,其代表作品為《子虛賦》、《上林賦》,稱得上是漢賦的頂峰作品。不過,史上最貴的文章的是他的千古名篇《長門賦》,古代無出其右者。

史上最貴的文章

司馬相如,寫得一手漂亮的美文,碰巧又生活在一個崇尚美文的朝代—大漢朝。那時的人把辭賦推崇到了極致,司馬相如恰恰就是一位國手級的辭賦家。在他沒發跡之前,就以一首《鳳求凰》讓四大才女之一卓文君死心塌地的跟了他。

司馬相如的才能,果然得到漢武帝的重用,拜為中郎將。後來,漢武帝召他入宮,更是獲得漢武帝的讚賞,官也越做越大。

《長門賦》最早見於南朝梁蕭統編著的《昭明文選》,序言記載:“孝武皇帝陳皇后,時得幸,頗妒。別在長門宮,愁悶悲思。聞蜀郡成都司馬相如天下工為文,奉黃金百斤,為相如、文君取酒,因於解悲愁之辭。而相如為文以悟主上,陳皇后復得親幸。”

漢武帝時,陳皇后因失寵而被貶居長門宮,終日愁眉不展。後來,陳皇后聽說漢武帝非常喜歡司馬相如所作的賦,於是便託人送黃金百斤給司馬相如,請他作賦來挽回漢武帝的心。

司馬相如便為陳皇后作了一篇《長門賦》,心與心纏,情與情牽。《長門賦》共六百餘字,真可說是字字是黃金了。

以下是《長門賦》正文第一段:

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遙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獨居。言我朝往而暮來兮,飲食樂而忘人。心慊移而不省故兮,交得意而相親。伊予志之慢愚兮,懷貞愨之歡心。願賜問而自進兮,得尚君之玉音。奉虛言而望誠兮,期城南之離宮。修薄具而自設兮,君曾不肯乎幸臨。

為什麼古代把稿費稱為“潤筆”?

那麼,最早的“稿費”稱謂是叫什麼?又是有怎麼樣的典故呢?

我們知道是凡出版機構支付給作者的報酬,便稱為“稿費”或“稿酬”。當然,支付的種類除了文章外,還有攝影、繪畫等作品都是。

其實,文人為人作詩文書畫而獲取酬勞,古代早就有了,但古代不叫稿費,而叫作“潤筆”或“潤資”。

文人為人作詩文書畫而獲取酬勞,古代不叫稿費而叫作“潤筆”(示意圖片:授權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文人為人作詩文書畫而獲取酬勞,古代叫作“潤筆”(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如《幼學瓊林˙卷四˙文事類》:“以物求文,謂之潤筆之資。”那麼,為什麼古代要稱稿費為“潤筆”呢?

在古代人們用毛筆寫字,但使用毛筆之前,通常會先用水泡一泡,把筆毛泡開、泡軟,這樣毛筆較容易吸收墨汁,寫字時會感覺比較圓潤。

因此,毛筆泡水這個動作就叫“潤筆”。後來“潤筆”被泛指為請人家寫文章、寫字、作畫的報酬,這是有典故的。

“潤筆”一詞典出《隋書˙卷三十八˙鄭譯傳》︰“上令內史令李德林立作詔書,高熲戲謂譯曰:‘筆干’。譯荅曰:‘出為方岳,杖策言歸,不得一錢,何以潤筆。’”

鄭譯是隋文帝的開國功臣之一,官至上柱國。後來鄭譯遭彈劾貪贓納賄、疏於職守及侍母不孝,因此遭到貶官。

不久,隋文帝因感念鄭譯與他同生共死,建立了隋朝,所以就想將鄭譯召回。

於是,隋文帝就命令內史令李德林草擬詔書恢復鄭譯的爵位,丞相高熲就開玩笑的對鄭譯說︰“筆幹了。”

隋文帝(圖片:維基)
隋文帝(圖片:維基)

鄭譯則答說︰“不得一錢,何以潤筆。”

因此,後人就將給付作詩文書畫之人的酬勞稱為“潤筆”了。

古人出於自己所需,向文人墨客求取詩、詞、賦、碑、銘、志、序、記、畫等,而酬謝他們潤資的形式很多,除了銀兩外,還可以用糧食、物品、布帛來支付。

當然,有的文人則隨自己喜好收取潤筆,如王羲之愛鵝,李白要酒喝,蘇東坡則送羊肉也可以。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