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齊賢(943-1014),字師亮,曹州冤句人,北宋著名宰相。三歲時為避戰亂舉家遷洛陽,幼年時期家境貧寒,立志勤學苦讀。因仰慕唐朝開國功臣李大亮的為人,所以取字“師亮”,即以李大亮為師。

宋太祖巡幸西都 只得一人

據《宋史》,開寶九年(976年),宋太祖趙匡胤巡幸西京洛陽,齊賢以布衣身份到趙匡胤馬前獻策,被召到行宮,齊賢以手畫地,逐條陳述十件事,分別是:下並汾;富民;封建;敦孝;舉賢;太學;籍田;選良吏;慎刑;懲奸。其中有四件符合趙匡胤的意思,但張齊賢堅持認為十條都是好的,趙匡胤發怒,令武士把他拖出去了。但其實,宋太祖對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張齊賢用手畫地,為宋太祖陳述了十件事(圖片:Wikimedia Commons)
張齊賢用手畫地,為宋太祖陳述了十件事。圖為清 陳士倌 《聖帝明王善端錄》 冊 宋太祖。(圖片:Wikimedia Commons)

趙匡胤回朝後,對趙光義說:“我到西都,只得到一個張齊賢罷了。我不打算授任他官職,今後可以讓他輔佐你任宰相。”

宋太祖慧眼識人,多年以後張齊賢果真成為宋太宗的宰相。

對北宋初期的貢獻

太平興國二年(977年)宋太宗賜其進士第,以大理評事通判衡州。幾十年來他除了先後擔任過通判、樞密院副史、兵部尚書、吏部尚書、分司西京洛陽太常卿等官職外,還擔任宰相時間長達21年,為北宋初期作出了重大貢獻。

從前,衡州審訊劫賊,審判後都要處死,張齊賢到任後,救活其中誤判的五人。

從前,各州罪人多械送到京城,在路上死去的有五六成。齊賢在路上遇到南劍、建昌、虔州押送的罪犯,要來案卷一看,凡不是首犯的,全部為他們解伸冤屈。他向朝廷竭力建議,以後凡送囚犯到京城,委任明察的官吏審問,如果不實,就向原來審問的官吏問罪。從此江南送罪犯到京城的減去一大半。

從前,江南各州百姓,住在官府土地上的要交地房錢,吉州沿江土地雖然沉沒,仍要交勾欄地錢,編木在水上浮居的要交水場錢,都是前代弊政,齊賢上奏建議都免掉了。

……

張齊賢做官不僅跨界多元,還曾經率領大軍和契丹軍作戰,取得戰績。

雍熙三年(986年),宋軍大舉北伐,猛將楊業戰死。趙光義訪求近臣作為策應,此時擔任左諫大夫的張齊賢請求鎮守邊關,宋太宗大喜,即授任他為代州知州,與部署潘美一起統領邊疆軍隊抗遼。當時遼兵逼近城下,齊賢選派精兵二千人,慷慨誓師,以一當百,並親自帶軍夜襲遼營,遼兵於是退卻。

隨後張齊賢派人給駐守并州的潘美送信,約定兩城同時發兵夾擊遼軍。殊不知送信人回城時被遼軍俘虜,遼軍知道了張齊賢的計劃。但後來潘美的軍隊因故改變,不會前來,遼軍並不知情。張齊賢將計就計,在一個夜晚,張齊賢先在遼軍的退路上埋下二千伏兵,另派200名士兵在城外三十里遠的山上燃燒柴草,揮動旗幟,做出一副潘美率軍來了的樣子。攻城遼軍看到後趕緊撤退,正好中了張齊賢的埋伏,大敗遼軍,擒俘遼軍北大王的兒子一人,帳前舍利一人,殺敵數百,俘獲二千匹戰馬及很多兵器。捷報上奏,宋太宗喜氣洋洋,御駕率百官到京城外,迎接凱旋之師。

端拱元年(988年)冬天,張齊賢被授任工部侍郎。遼兵又往南侵犯,張齊賢預先選擇精兵一千人分為二支,分別駐紮在繁畤、崞縣。下令說:“代西有敵人,則崞縣的部隊出戰,代東有敵人,則繁畤的部隊出戰。戰鬥發生後,則郡中部隊集合作戰。”遼兵果然被駐紮在繁畤的部隊打敗。

……

張齊賢文武兼備,他還著有文集五十卷、奏議二十卷及《太平雅編》兩卷、《同歸小說》十卷,多已不傳。 今存《書錄解題》、《洛陽搢紳舊聞記》傳於世。《全宋詩》錄其詩八首。

下面再看看張齊賢的一些趣聞軼事。

被稱為“飯桶”宰相

為啥張齊賢被人稱為“飯桶”宰相呢?據《邵氏聞見錄》載,還是一個“窮”字惹的禍!張齊賢幼時家裡十分貧窮,吃了上頓沒下頓,從來沒吃飽過飯。到了十七八歲後,那飢腸轆轆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一年到頭,只有逢年過節殺豬宰牛敬神敬祖時,才可大吃一次。有次值年關,他餓得發昏,看到別人殺牛就賴在那裡不走。人家可憐他,把剝下來的牛皮相送。他拿回家稍稍打理和煮了一下,就全吃了。

張齊賢還有一段跟強盜蹭飯拿錢的奇特經歷。一天,有一夥強盜十多人,來到一家客店大吃大喝,把住店的人全都嚇得連跑帶躲。張齊賢直接走過去,想和他們一起吃個酒足飯飽。強盜們高興地說:“秀才,你肯委屈自己,那有什麼不可呢?看我們都是粗人,還恐怕你笑話呢!” 張齊賢說:“做強盜的,不是卑鄙的人,很多都是世上的英雄豪傑。我也是個豪爽的人,諸位又何必另眼看待呢?”說著就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了。這群強盜看到他這副吃相,都看傻了。最後又送給他金帛。張齊賢都收下了,滿載而歸。

據潘長吉編輯的《宋稗類鈔》卷四記載,他到安州(今廣西欽州)任知州期間。久聞其吃名的當地人,為搞清楚他一頓到底能吃多少,有天他吃中飯時,專門準備了一個金漆大桶,看見他吃多少喝多少,就照樣向桶內放多少。下席後“酒漿浸漬,漲溢滿桶”,一個大桶被裝滿啦。驚得眾人咋舌!

瀟洒自如地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圖片: 網絡)
瀟洒自如地大快朵頤。(圖片: 網絡)

心懷仁德 寬大有量

《昨非庵日篡》記載:一天張齊賢家舉行宴會,一個僕人偷了若干件銀器藏在懷裡,張齊賢在門帘後看見卻不過問。後來,張齊賢晚年任宰相,他家的僕人很多也升遷了,只有那位僕人竟沒有官職俸祿。於是這個奴僕乘空閑時間跪在張齊賢面前說:“我侍候您時間最長,比我後來的人都已經封官,您為什麼獨獨遺忘了我呢?”於是哭泣不停。

張齊賢同情地說:“我本來不想說,你又會怨恨我。你還記得在江南時,你偷盜銀器的事嗎?我將這件事藏在心中近三十年沒有告訴過別人,即使你自己也不知道。我現在位居宰相,任免官員,激勵賢良,斥退貪官污吏,怎能推薦一個小偷做官呢?看在你侍候了我很長時間,現在給你三十萬錢,你離開我這兒,自己選擇一個地方安家吧。因為我既然揭發這件過去的事,你也必然有愧於我而無法再留下。”僕人十分震驚,哭着拜別而去。

僕人十分震驚,哭着拜別而去(圖片:Wikimedia Commons 示意圖)
僕人十分震驚,哭着拜別而去。圖為明代畫家劉俊創作的《雪夜訪普圖》。(圖片:Wikimedia Commons )

盜賊不法 官府招安

在《洛陽縉紳舊聞記》中,張齊賢記載了一件他親身經歷的事。他在江南任轉運使時,虔州有名盜賊叫劉法定,張齊賢派人前去招安,並允諾不殺,赦免他們的罪過。劉法定兄弟八人同意請罪自首。當時,有一位巡檢名叫康懷琪,此人年輕氣盛,由於長期以來未能抓住劉法定兄弟任何一人,為此羞愧憤恨不已。為解私恨,他密謀暗算,以酷法處決了前來自首的劉家兄弟。

張齊賢回京述職,經過虔州。康懷琪坐船航行三十多里來迎接他。奇怪的是,康懷琪拱手行禮,連拜數十次,只說一句話:“我真是罪過。”張齊賢從洪州到京城,再返回江南,往返行程需四五個月,他不知道劉法定等人已經死了。他看到康懷琪請罪的樣子,十分驚訝,對他說:“你先坐下。你再三稱罪,為什麼?”康懷琪又站起來,戰戰兢兢,面如死灰,只是恐懼地說:“我真是罪過。”張齊賢不明就裡,也猜不出什麼原因。

張齊賢見康懷琪舉止怪異,就詢問驛站和州里的官員,康懷琪最近發生什麼事了。這些下屬都說:“巡檢以前不是這樣。是不是劉法定兄弟的冤魂纏着他?要不然,他為什麼恐懼至此,還一直稱罪呢?”這時,張齊賢才知道,原來劉法定等人都被處決了。過了幾天,張齊賢處理完公務,返回虔州,得知康懷琪一夕暴亡。由於事件太過離奇,張齊賢將此事詳細記錄下來,以垂誡後人。

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六月,張齊賢無疾而終,終年七十二歲。真宗聞訊後頗為悲傷,為他廢朝二日。 皇祐四年(1052年),追謚張齊賢“文定”。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