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文裡有許多字的發音相同,但是意思不同。可能全世界只有中文才是這樣吧?還有哪種文字也有這種特點,請舉手~

專門咬文嚼字的研究語言的大師們就發現,用一個發音,不同的字,竟然能準確的表達出一個清晰準確的意思,比如《為學》中的,「人之為學有難易乎?學之,則難者亦易矣;不學,則易者亦難矣。」。其中「亦易矣 」這一句,發音就是完全相同的,但是表達的意思卻是「 也容易了」。

看的懂聽不懂的文章

於是就有人用一個發音的字編了兩個小故事。分別是《施氏食獅史》和《季姬擊雞記》被許多喜歡咬文嚼字的人們玩味。

《施氏食獅史》

石室詩士施氏,嗜獅,誓食十獅。施氏時時適市視獅。十時,適十獅適市。是時,適施氏適市。

氏視是十獅,恃矢勢,使是十獅逝世。氏拾是十獅屍,適石室。

石室濕,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試食是十獅。食時,始識是十獅,實十石獅屍。試釋是事。

大概意思事說:

石室里住着一位詩人姓施,愛吃獅子,決心要吃十隻獅子。他常常去市場看獅子。

那時候,剛好施氏也到了市場。他看見那十隻獅子,便放箭,把那十隻獅子殺死了。

他拾起那十隻獅子的屍體,帶到石室。石室濕了水,施氏叫侍從把石室擦乾。石室擦乾了,他才試試吃那十隻獅子。

吃的時候,才發現那十隻獅子,原來是十隻石頭的獅子屍體。試試解釋這件事吧。

古代 雞 (授權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季姬擊雞記》看的懂聽不懂的中文(希望之聲合成)

《季姬擊雞記》

季姬寂,集雞,雞即棘雞。棘雞飢嘰,季姬及箕稷濟雞。

雞既濟,躋姬笈,季姬忌,急咭雞,雞急,繼圾幾,季姬急,即籍箕擊雞,箕疾擊幾伎,伎即齏。

雞嘰集幾基,季姬急極屐擊雞,雞既殛,季姬激,即記《季姬擊雞記》。

普通話翻譯過來:

季姬感到寂寞,搜羅了一些雞來養,是那種出自荊棘叢中的野雞。野雞餓了嘰嘰叫,季姬就拿竹箕中的小米喂它們。

雞吃飽了,跳到季姬的書箱上,季姬怕臟,忙叱趕雞,雞嚇急了,就接着跳到幾桌上。

季姬更着急了,就借竹箕為趕雞的工具,投擊野雞,竹箕的投速很快,卻打中了幾桌上的陶伎俑,那陶伎俑掉到地下,竟粉碎了。

季姬爭眼一瞧,雞躲在幾桌下亂叫,季姬一怒之下,脫下木屐鞋來打雞,把雞打死了。

想着養雞的經過,季姬激動起來,就寫了這篇《季姬擊雞記》

然而,這兩首不是很古代的人寫的,而是出自民國文學大師、“現代語言學之父”趙元任先生的小品。出自他的著作《語言問題》。1960年,《施氏食獅史》被大英百科全書收集在中國語言項內。

這種聽着一片混亂,一看就能明白的詩,十分有趣。或許只有中文才會這樣吧。

還有一種是看着十分混亂,看懂了說出來就十分清晰的詩詞,叫做“神智體”。

這首詩就是蘇軾留下來的作品了。

聽得懂,看不懂的詩詞

宋代桑世昌《迴文類聚》載:“宋神宗熙寧間,遼使至,以能詩自誇。帝命蘇軾為館伴,遼使以詩詰軾,軾曰:“賦詩易事也,觀詩難事耳!’遂作(神智體)《晚眺詩》以示之。……遼使觀之,惶惑不知所云,自是不復言。”

其寫作特點是:以意寫圖,令人自悟。將文字巧作安排,字形有長有短,有橫寫,有側寫,有反寫,有倒寫。因其設想新奇,啟人神智,故名。

神智體詩後廣為流行,民間有仿作者,但景意不高,終不及蘇軾的詩自然流暢,意景高超。

亭子瘦長,所以謂之「長亭 」;景字矮短,謂之「 短景」;正體字的畫中,是空的謂之「 無人」。

老字粗壯,謂之「 老大」;拖字與整張字的方向不同,謂之「 橫托」;筇字的竹子頭略瘦謂之「 瘦竹筇」。

首字反寫,謂之「回首 」;正體字的雲,中間分開,謂之「斷雲」;暮字的下面的日字,謂之「斜日暮」。

江字中間的一豎是彎曲的,謂之「曲江」;蘸字到寫,謂之「倒蘸」;峰字的山字偏旁,謂之「側山峰」。

整個這一幅看不懂的十二個字,竟然是一首七言絕句。

長亭短景無人畫, 老大橫拖瘦竹筇 。

回首斷雲斜日暮, 曲江倒蘸側山峰。

一幅看不懂的亂七八糟的字,竟然是一首意義深遠的七言絕句(網絡圖片)
一幅看不懂的亂七八糟的字,竟然是一首意義深遠的七言絕句(網絡圖片)

相傳:北宋神宗熙寧年間,遼國大使來到大宋王國。這位遼使中文很好。所以宋神宗派蘇軾陪同使者,遼使拿着詩文想考考蘇軾。蘇軾說,「 作一首詩並不難,看出一首詩才比較有挑戰呢」。於是蘇軾做了這首《晚眺》給遼使看,遼使一頭霧水,看不懂。直到蘇軾把這首詩解釋給遼使聽,遼使佩服的五體投地,此後再也不敢賣弄自己的中文了。

(本文由希望之聲編輯綜合製作,保留版權。未經希望之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