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幾個搞電影攝像的朋友聊天,大家紛紛表示,如今的奧斯卡更傾向於那些攝影技術高超和符合白左價值觀的電影。比如《敦刻爾克》和《至暗時刻》。但我還是更喜歡20年前的奧斯卡,那時候的電影沒有過多的政治傾向,但充滿對人性的解析和挖掘。

今天要為大家推薦一部1950年上映的國產老電影。它的故事非常非常打動人,甚至看完會讓人有些感動而酸楚的百感交集。儘管它拍攝於1950年,儘管它片長3小時,儘管它被禁了60年,直到2012年才悄然解禁。但它依然是一部好電影,而且幸運的時候我們還可以看到。它就是——《武訓傳》。

從上映開始,它就經歷了毀譽參半的波折命運。1950年,在《武訓傳》上映之初,在社會上引起轟動,群眾好評如潮,報刊熱烈討論,一時洛陽紙貴。在紅極一時之後,迅速遭到了全國性的猛烈批判,成為中共建政後第一部被“禁”的電影。直到2012年春,《武訓傳》悄然解禁,在正版DVD的封套上含蓄地寫着:供研究使用。

《武訓傳》電影海報 (圖片來源 網絡)
《武訓傳》電影海報 (圖片來源 網絡)

解禁後,有人曾這樣評價《武訓傳》:如果沒被禁,這電影在當時估計能拿奧斯卡最佳影片。雖然我不知道這樣說是否有些言過其實,但從故事的角度講,武訓的故事可以比肩《辛德勒名單》《肖申克的救贖》等一系列奧斯卡獲獎故事片。本片由真實的歷史事件和人物改編。

《武訓傳》的主人公武訓是一名乞丐,原名武七,目不識丁,沒錢沒地位,卻通過乞討,興建了一座義學。近代著名書畫家李苦禪,就是從武訓興辦的義學裡走出來的。他是中華歷史 5000 年來,第一位以乞丐的身份編入正史的老百姓,目不識丁,窮困潦倒,卻討飯39年只為義學,被稱為“千古奇丐”。

童年武七,七歲喪父隨母親乞討為生 (圖片來源 電影截圖)
童年武七,七歲喪父隨母親乞討為生 (圖片來源 電影截圖)

電影的開頭是武訓的童年,他出生於清道光年間的山東堂邑縣柳林鎮武家莊,因為在家排行第七,所以人稱武七。他七歲喪父,只好隨母親乞討為生。雖然生活貧困潦倒,但讀書一直是武七的夢想,因為只有讀書,才能改變命運,過上好日子。

武訓16、7歲時,母親安排他去館陶縣薛店的張變徵家做長工。張變徵即張老變,或張老辮,是武訓的遠房姨夫,是貢生,武訓在他家負責看果園、餵豬。武訓一生中,只有在張變徵家這一年或兩年是正式勞動務工。此後開始以乞討為生,遭到家人激烈反對,“親戚朋友斷個凈”。

從21歲(清咸豐年間)起,武訓以行乞的方式集資興辦義學,走上了辦義學的艱辛之路。目標是“使他們(窮人家子弟)無錢也能讀書”。在30多年的時間內,武訓乞討的足跡遍及山東、河北、河南、江蘇等省。武訓在行乞過程中,為自己設計了一個奇特的造型以吸引人們的目光:先是賣掉右邊的辮子,剃光了右邊的頭髮;後來又剃光了左邊的頭髮,而在右邊又留起一撮頭髮。也表演“拿大項”、“蠍子爬”的節目,或給人當馬騎,供人取樂,甚至吃糞便、磚瓦。可這麼拚命要來的錢,他卻都不花。都攢着,辦義學。

 

他將頭髮剪了,賣了一吊錢,他說:這就是辦義學的第一筆錢 (圖片來源 電影截圖)
他將頭髮剪了,賣了一吊錢,他說:這就是辦義學的第一筆錢 (圖片來源 電影截圖)

是的,他最終成功了。1887年冬天,在堂邑縣縣令的支持下,他籌建的第一所義學終於里落成。為了這一天,他從20歲討飯到50歲,整整30年,才建成的這所義學,其中的心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學校建成後,他親自跪請當地有學問的進士,舉人到學校任教…又跪請貧寒人家,送子女到義塾上學,學費全免….有些人跪下,丟掉的是尊嚴,而他跪下,卻贏得了尊重。後來他的善行轟動朝野,國史館為他的事迹立傳,他成了以乞丐身份被載入中國正史的第一人,也是唯一 一人。清政府還給他建“樂善好施”牌坊,賜名“訓”,賞穿黃馬褂。從此,武七才真正有了一個名字——武訓。

武訓辦義學不僅在國內擁有極高聲譽,他的聲名還遠播海外,感動了全世界。他被收入《世界教育辭典》中,被尊稱為“無聲教育家”、“平民教育家”。

武訓被尊稱為“無聲教育家”、“平民教育家”(圖片來源 電影截圖)
武訓被尊稱為“無聲教育家”、“平民教育家”(圖片來源 電影截圖)

可就是這麼一個人,後來在文革時期遭到了大批判。武訓墓被掘開,武訓的屍體被挫骨揚灰。不僅是武訓本人,就連當時《武訓傳》的電影主創人員都無一倖免。《武訓傳》的導演孫瑜,是中國電影屆泰斗,才華橫溢。文革時卻因為這部電影,遭到無數次抄家、批鬥,大半生里都在無奈中苟活着。

而武訓的飾演者趙丹,更是一代電影大師。當時在看到劇本的時候,感動得痛哭流涕,直接就答應了做影片的主演。為了演好武訓,他曾專門到武訓的家鄉體驗生活,經常穿着乞丐的破衣服行走街頭,到達了人戲不分的地步。後來他也不可倖免地成為了被專攻的對象,先是被抄家,然後又被捕入獄。被關押5年後,趙丹出獄,那時他幾乎失語。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武訓被解禁。2006年,武訓墓及祠堂公布為山東省文物保護單位。

民國時期某中學的一次歷史考卷中有這麼一道題目:說出你最崇拜的歷史人物。在三百多份答案中,幾乎所有學生都回答武訓。正如陶行知所說的那樣:乞丐的形象雖然不美,但是那顆比金子還寶貴的心靈,應該在全社會熠熠閃光。

他不應該被人們所遺忘。

 

(本欄目文章選自各大新聞媒體與中文網站,內容不代表希望之聲的觀點或立場。文章版權歸屬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