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度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書中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下面記錄的兩則小故事會使人從中受到啟發。

德澤蔭後

原文:宛平陳鶴齡,名永年,本富室,後稍落。其弟永泰先亡,弟婦求析著,不得已從之。弟婦又曰:「兄公男子能經理,我一孀婦,子女又幼,乞與產三分之二。」親族皆曰不可。鶴齡曰:「弟婦言是,當從之。」弟婦又以孤寡不能征逋負,欲以資財當二分,而以積年未償借券,並利息計算,當鶴齡之一分。亦曲從之。後借券皆索取無著,鶴齡遂大貧。此乾隆丙午事也。陳氏先無登科者,是年,鶴齡之子三立竟舉於鄉。放榜之日,余同年李步玉居與相近,聞之喟然曰:「天道固終不負人!」

宛平縣有個陳鶴齡,名永年。他原本是個富豪人家,後來逐漸沒落了。他有個弟弟名叫陳永泰,先他而死,他弟媳就要求分家另居。陳鶴齡在不得已的情況之下,也就同意了。

弟媳說:「大哥你是一個男子漢,能多方經營。我只是一個寡婦女流,子女又小,請你把家產分給我三分之二。」他家的親戚黨族都認為這太不公平,不能這樣。鶴齡說:「弟媳說的是,應當依從她。」

弟媳又以孤寡不能出去追索欠債為借口,要求把現有資財當作二份,而把多年以來沒有償還的債券,加上利息,作為鶴齡應得的那一份。陳鶴齡也委屈地應承下來了。後來那些債券大部分都索取無著落,鶴齡因此陷於極端貧困之中。這是乾隆丙午(1786)年發生的事。

陳家的祖先從來沒有登上科第的。這一年,鶴齡的兒子陳三立,卻在鄉試中考中舉人(圖片:Wikimedia Commons)
陳陳鶴齡的兒子陳三立在鄉試中考中舉人。圖為宋代畫作,科舉考試中的皇帝(圖片:Wikimedia Commons)

陳家的祖先從來沒有登上科第的。這一年,鶴齡的兒子陳三立,卻在鄉試中考中舉人。我有一位同年名叫李步玉,他和陳鶴齡住在近鄰,放榜之日得知三立中了舉人,長嘆一聲說:「皇天終究還是沒有虧待好心的人。」

禍延後代

原文:南皮瘍醫某,藝頗精,然好陰用毒藥,勒索重資。不饜所欲,則必死。蓋其術詭秘,他醫不能解也。一日,其子雷震死。今其人尚在,亦無敢延之者矣。或謂某殺人至多,天何不殛其身而殛其子?有佚罰焉。夫罪不至極,刑不及孥。惡不至極,殃不及世。殛其子,所以明禍延後嗣也。

南皮縣有一外科醫生,醫術高超,頗負盛名。然而,每當他給人看病時,他就暗中在病人身上使用毒藥,使病情惡化,藉此來勒索患者貴重的錢財。如果不能付給他足夠的診金,這位病人就必死無疑。因為他下毒的方法很詭秘,別的醫生根本就解不了。有一天,他的兒子被雷擊死了。這位瘍醫依然健在,但沒有人敢再找他看病了。

有人說:「這位瘍醫品質惡劣,醫德敗壞,被他害死的人很多,老天爺為什麼不誅殺他本人,反而令他的兒子遭殃,這豈不是懲罰不當!」

其實,上天顯示懲罰還是有一定的標準。如果所犯的罪不是至極,刑罰不會牽連他的妻子兒女。所作的惡不是至極,禍難也不會殃及後代。天雷擊死他的兒子,這正是證明他的罪惡深重,所以才會禍延兒孫後代。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