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479年-502年)是中國歷史上南北朝時期南朝的第二個朝代。為蕭道成所建。史稱南齊(以與北朝的北齊相區別)或蕭齊。

蕭鸞是齊高帝蕭道成之侄,自小父母雙亡,由蕭道成撫養,蕭道成對其視若己出。

蕭道成的孫子蕭子懋、他的手下們,在遭遇蕭鸞一場瘋狂的殺戮的過程中,有一起靈異事件很耐人尋味……

蕭道成(圖片:維基)
蕭道成(圖片:維基)

事件發生在公元494年,南朝齊第三任皇帝蕭昭業即位不久,西昌侯蕭鸞發動政變,弒殺了蕭昭業,改立蕭昭文為皇帝,掌控了南齊的軍政大權。雖然大權在握,蕭鸞還是感到有些不安,自己畢竟因弒君而聲名狼藉。

蕭鸞原本是齊高帝的侄子,屬於皇族的遠支,他擔心其它宗室子弟會成為篡位路上的絆腳石,於是開始瘋狂屠戮宗室諸侯王。

齊武帝第七子、晉安王蕭子懋聽說自己的八弟、十六弟等先後都被蕭鸞誅殺,異常氣憤。防合軍將陸超之勸他,不想俯首就戮,就得起兵抗爭。蕭子懋聽從了陸超之的建議,迅速謀划起兵事宜。

蕭子懋的母親阮氏住在建康(今屬江蘇南京),蕭子懋派人把母親接來,並在信中告知了起兵的事。阮氏隨口把這事兒告訴了同母異父的哥哥於瑤之,和他一起商議。想不到於瑤之派弟弟殺掉了自己的外甥蕭子懋,主子死了,手下立刻作鳥獸散,只顧逃命去了,惟有陸超之不肯離去。

於瑤之和陸超之有交情,於是派人勸他逃跑。陸超之臉上毫無懼色,對來人說:「人皆有死,此不足懼!吾若逃亡,非唯孤晉安之眷,亦恐田橫客笑人!」——人都難逃一死,沒什麼可怕的,我若逃跑,晉安王的家眷誰來照顧?恐怕會遭致田橫門客的恥笑啊!

隨後,朝廷派王玄邈去抓捕晉安王的殘餘黨羽。

陸超之的一個門生見老師大勢已去,不想被牽連。但是他並沒有選擇逃跑,而是心生一絲邪念,一雙餓狼一樣的目光,幽幽地盯着自己的老師。這個門生瞬間決定,殺了老師,向朝廷請功領賞。

門生裝作拜謁陸超之的樣子,趁其不備,拔刀砍掉了陸超之的頭顱,陸超之的身子卻依舊端坐不倒。門生嚇壞了,慌亂中包起老師的頭顱,跑到了王玄邈的軍營中搖尾乞賞。

面對人面獸心的無恥小人,王玄邈非常厭惡,但又不好發作,只是命令他把頭顱帶回去,與屍體合在一起,為老師守靈。

王玄邈決定厚葬陸超之,葬禮開始,門生受命為老師抬棺材,走了沒幾步,棺材突然向門生一邊傾斜,很快墜落下來,鬼使神差一般,砸中了門生的腦袋。等到眾人重新把棺材抬起來,那個門生頸骨折斷,已經一命嗚呼了。

「門生亦助舉棺,棺墜,壓其首,折頸而死。」

故事結束了,你會不會覺得這個故事一如往常的玄乎其玄?

事實上,它既不是出自民間故事,也不是出自野史記載,而是堂而皇之地記載於正統的史學著作《資治通鑒》之中。

《資治通鑒》是北宋司馬光所主編的一本長篇編年體史書,共294卷。《資治通鑒》為宋神宗取意“有鑒於往事,以資於治道”。

《資治通鑒》(圖片:維基)
《資治通鑒》(圖片:維基)

聽到奏報,得知那個門生的死訊,王玄邈也不禁感嘆道:「這是義士有靈啊!」

關於「信義」二字,您有什麼感言呢?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