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時歡喜去時悲,空在人間走一回。生我之前誰是我,我死之後又是誰?”人死後有沒有靈魂,死後有沒有歸宿,千百年來一直是人們想迴避,但又不得不面對的問題。那麼人有沒有靈魂呢?就讓我們看一看在中國的古代,是怎樣看待這類事情的。

《宣室志》中就曾詳細地記載着這樣一個借屍還魂的真實事件:陳蔡兩縣之間,有個居民叫竹季貞,死十多年了。後來村裡人趙子和也死了,過了幾天又忽然蘇醒,立即起身跑出門去。其妻驚訝地攔住他詢問,子和說:“我是竹季貞,哪裡認識你?我要回自己家去。”連語音都不是趙子和的了。妻子就跟着他到了竹季貞家。竹家人見趙子和來了,以為他瘋了,罵著驅趕他。子和說:“我是竹季貞,死十一年了,現在又回來了,為什麼要趕我走?!”

竹家人聽他的說話聲,果然是竹季貞的;又通過一些事情驗證,一點不錯。竹妻和孩子們十分駭怕,追問他,他說:“我從離開人世,至今將近十二年,在陰曹地府里總想回來看看老婆孩子,一天也沒有忘。然而,那裡每隔三十年,才能讓一個死者復活,讓他到人間來宣講善惡和福禍之事。昨天我請求管案子的人,想使自己的名字被冥官知道,並願意為我復活。一會兒冥官對我說:‘你的身體腐爛很久了,怎麼辦?’管案子的人稟報說:‘他的同鄉趙子和剛死幾天,我想讓他借屍還魂。’冥官准許了。那管案子的人立即把我送到趙子和家,我這才能活轉過來。”

接著說起平生往事,都清清楚楚的,妻才相信而且收留了他。從此季貞不吃酒肉,穿粗布短衣,行乞在陳蔡和汝鄭等縣之間,得到的錢帛隨時用來修造佛寺,施捨給貧餓的人。他時而回一次家,大部分時間都在走村串巷,用自己親身經歷,宣揚因果報應之事。

我是竹季貞,死十一年了,現在又回來了,為什麼要趕我走?!”(圖片: 網絡)
“我現在回來了,為什麼要趕我走?!”(示意圖,圖片: 網絡)

在《玉堂閑話》里還曾經記載這樣一個預測人死後有沒有歸宿的真實故事:晉代有位右司員外郎叫邵元休,他曾經說河陽進奏官潘某,為人忠厚豁達守信義。邵元休與他往來甚密。曾經在一起談到陰間之事,都覺得惑然不解,難辨真假,於是便相約說:“到了那一天,咱們兩個人有先死的,一定要把地下的事情告訴活的那個人,使生者再不感到疑惑。”後來,邵元休與潘分別數年。

一天,邵元休忽然夢見自己來在一處,朝前沒走多遠,只見中堂兩旁的東牆下,幕幔鮮艷奢華,乃是筵請客人的地方。客人有好幾位,潘某也在其中。中間有一個人,衣冠威凜,坐在客人們的右邊,像個大官。邵元休上前揖拜。那大官請他落坐。這時,邵元休看見潘某坐在下面,頗有恭謹之色。邵元休稟告那大官,說潘某是他的老朋友。那大官只是應了一聲,便命人端茶。

應聲在客人面前,卻不見有人端茶來。那茶器很大,邵元休要去喝,潘某急忙給他遞眼神,並掩起身子朝他搖手,示意他不要喝。邵元休明白他的意思,便沒有喝。那大官再次命令拿酒上來,也是應聲來到各位客人面前,卻不見有人倒酒。那盛酒的樽斝古式古樣,非常之大。那大官朝各位揖揖手,便飲下一樽。邵元休又要去喝,潘某再次掩其身搖手制止。邵元休便不敢喝。那大官又大吃起來,諸位客人面前也擺上了香味撲鼻、令人垂涎的大餅等食品。邵元休又要吃,潘某又制止。有頃,潘某給邵遞眼神,讓他走。邵元休立即告辭。潘某對大官說:“我和他是老朋友,今天想送送他。”那大官頜首准許。

邵元休和潘某走出公署,因說到當年相約陰間之事,邵元休問潘某:“地下怎麼樣呵?”潘某說:“幽冥之事,固然不能妄言,實事求是地講,跟人世間大體相同,不過只是空寂得令人惆愁而已。”說完,便辭別而去。醒來之後,邵元休急忙去打聽潘某的消息,方知他已死多日了。

近代借屍還魂的事件也不少。四川學者王恩洋(1897~1964年)先生所記,乃王在新津講學時,聽友人汪休淵所述,而汪又是於小時侯聞之於塾師。謂某處考官,自言前世為一窮秀才,教書為生,年六十餘。一年歲暮,攜所得薪水六千文錢回家過年,路上聽見一茅屋中哭聲甚哀,乃入內打聽,得知這家人因欠人六千文錢,無法奉還,債主緊逼,只得賣妻還債,夫妻兒女不忍離別,合家抱頭大哭。

秀才愍之,以六千文錢悉數付與,供其還債,使合家團圓。出門趕路,墜於崖下跌死。不久,自覺如夢初醒,開眼一看,自身卧於一富貴人家閨房內,錦被綉褥,擺設頗為講究,床邊一老太大驚喜而言:“我兒復活了!”又有二年輕女子,正在流淚,過來撫摸其身體,好像自己妻妾。方悟借屍還魂,成了這家人的公子。

此公子原極愚笨,請一墊師教之,復活後竟變得頗為聰慧,詩文立就,塾師疑之,多次請問原由,公子才告以還魂之事。後來考中秀才、舉人、進士,任為考官,上任後,回老家看望前身妻子兒女,為之購置產業。其事傳開,時人作為宣傳善有善報的典型事例。

又一例為台灣南亭法師所記,繫於1966年聽退休高級軍官、東北人黃大定所述。黃於民國三十六年(1947)春,任職錦州,赴新民縣團管區視察完畢,欲返錦州,新民縣長、縣警察局長請求他多留一日,以見識當地所出的一件借屍還魂的奇事。

新民縣城一家戲院管茶爐老頭之子某,四十多歲,一足跛,賣卦算命為生。民國三十四年夏病亡殯葬。當年冬,其母忽然接到一封自哈爾濱北小蒿子車站來的信,竟是他兒子來的,說想念父母妻子,並附有五百元匯票一張。其母疑怪驚駭,奔告其夫,老頭以為老伴發瘋,將信撕碎投火。

次日正月,老婦人家來了一對青年夫婦,叩頭稱媽,自言即是其子還魂。說死後只覺得有兩人將他帶到空中,因眷戀家人,懇請放回,只覺如墮入萬丈深淵,醒後發現還魂於小蒿子車站站長之屍,有一妻一妾。該站長原會講日語,復活後不能。他指着老婦家牆上照片,一一說出照片中人的姓名家景,令老婦人不能不信。他還將前身17歲的兒子帶到哈爾濱,為其謀得一小差事。

古今中外這類靈魂不滅的故事很多,上個世紀50年代台灣朱秀華借屍還魂曾震動世界,人們從中應該受到怎樣的啟示!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