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豐四年(1854年),曾國藩的湘軍練成出征。在與太平軍的對壘中,第一場靖港水戰中,湘軍失利,太平軍殺近,曾國藩情急之下跳水自殺殉國,但被部下救起,逃過一死。

靖港水戰後,曾國藩率部取得了湘潭大戰的勝利,連續攻克了岳州、武昌、漢陽等重鎮。此時,曾國藩的恩師,前任軍機大臣穆彰阿沒向他表示祝賀,卻送來了一幅意味深長的條幅,上書“好漢打脫牙和血吞”八個大字。

……

人的成熟不是年齡,而是心態。

那麼,心的成熟不一定是遇到的事情多,而是對待事情的態度。

網文就分享過這個人物的心路歷程,欲成大事,先了心病。

《道德經》就是一本根治心病的奇書,自古治癒無數能人,其中就包括曾國藩。

曾國藩大悟老子之道,改變了他為人處世的態度、脾性,助他走上了人生的巔峰。

老子(圖片:維基)
老子,清維爾納(E.T.C. Werner,1864~1954)著書《Myths and Legends of China》中繪畫(圖片:維基)

一、越是困境,越是大悟的契機

曾國藩年少得志,40來歲就做到五個部的副部長(侍郎)。後來以書生身份帶兵打仗,平定太平天國,興辦洋務運動,成為晚清的中興重臣,是中國近代史上不可缺少、舉足輕重的關鍵人物。

因為少年得志,早年的曾國藩是一個憤怒青年,單線思維、唯我獨尊、憤世嫉俗、矯激傲岸,做起事來手段單一、風格強硬、純剛至猛、一往無前,因此處處碰壁、動輒得咎。他剛開始帶兵辦團練(雜牌民兵)時,完全看不慣湖南官場的老舊腐敗作風,與長沙官場格格不入,與綠營軍(國防軍)矛盾重重,差點發生火拚。

在他最艱難的時候,他病了。那是咸豐七年,曾國藩在江西瑞州圍剿太平天國的部隊,但面臨的是太平軍氣勢仍舊恢宏,軍事毫無進展,銀錢陷於困境的局面;又有朝中的對手暗放冷箭誣陷;更為雪上加霜的是,其父在家鄉去世。

在回家奔喪的途中,望着枯淺的河水,想起自己的滿腔熱血,卻落得個四面碰壁、八方齟齬,幾乎陷於舉國不容的境地。

曾國藩回想這幾年,除了痛苦,又得到了什麼呢?論官職依舊只是個侍郎,想想自己,他不禁心灰意冷。

我們每個人都遭遇過這樣的處境,有過這樣的迷惑和憤怒。

這還沒完,曾國藩居喪家中,咸豐皇帝又開了他兵部侍郎的缺,命他在籍守制。次年盛夏,湘勇捷報頻傳,勝利已現曙光,而他卻像一個棄婦被朝廷冷落。於是他脾氣越來越壞,病情愈來愈嚴重,心情愈來愈煩躁,盡做噩夢……

這段時間,他又從頭至尾讀了《左傳》、《史記》、《漢書》和《資治通鑒》,希望從這些史學名著中窺測前人處世行事的訣竅,從中獲取借鑒。但這些前史並沒有給予他解開鬱結的鑰匙,反而使他更加痛苦不堪:前人循法而動成就輝煌,偏偏我曾國藩就不能成功!

在二弟曾國潢的陪同下,曾國藩來到碧雲觀拜訪丑道長。丑道長對他說:“岐黃醫世人之身病,黃老醫世人之心病,願大爺棄以往處世之道,改行黃老之術,則心可清、氣可靜,神可守舍、精自內斂,百病消除、萬愁盡釋。”並為他開了一紙治其心病的藥方。

這個藥方,正是《道德經》。

曾國藩早已熟背《道德經》,但從未有特別感受。在丑道長的着力推薦下,他關起門來再次一遍一遍讀《道德經》。果然,在這樣的狀況下重讀《道德經》,他覺得字字在心、句句入理,真有大徹大悟之感。

人總是要經歷夠了世事、到了一定時候,才能真正體悟一些高深的道理。在此之前,哪怕再熟也難解其中真意。曾國藩大悟《道德經》,自此開始了自己以及整個人生的脫胎換骨。

曾國藩(圖片:維基)
曾國藩(圖片:維基)

那麼,他究竟從《道德經》中悟到了什麼?

二、深悟水之七善,打下深厚心性基礎

老子說上善若水,水則有七善:

“居善地”,一個人要像水一樣甘居下位,這是做人的智慧;

“心善淵”,人的心境要像水一樣深沉淵默有深度;

“與善仁”,待人要像水一樣友愛仁善;

“言善信”,說話、承諾要像潮水那樣準時而有信;

“政善治”,從政要像水一樣保持平衡,治理、管理要保持一碗水端平;

“事善能”,做事要像水一樣發揮最大的效能;

“動善時”,行動要像水一樣把握時機。

修心修身、做人做事的道理,全在裡面了。

這七善帶給曾國藩巨大的啟迪。老子說“善戰者不怒”,善於打仗的人不會發怒;“善勝敵者不與”,能夠勝敵的人不會放棄;“善用人者為之下,是謂不爭之德,是謂用人之力”,善用人的領導是謙下不爭、以成就他人來成就自己的。

此後,曾國藩便一改過去鋒芒畢露、捨我其誰的硬朗作風,精神狀態進入了一個全新的境界。

他自己說:“知天之長而吾所歷者短,則退憂患橫逆之來,當少忍以待其定。”意思是:上天久長永恆,而我所經歷的只是很短的一瞬,所以當憂患、不幸、災難到來的時候,應當容忍、隱忍,慢慢的等待這一切安定下來、結果清晰起來,而不要盲目衝動、魯莽行事。

他還說:“知地之大而吾所居者小,則遇榮利爭奪之境,當退讓以守其雌。”意思是:大地廣大厚重,我所處的僅僅是很小一塊,所以當遇到榮辱、利益之爭的時候,退讓而主動處於下勢才是正確的做法,如此則不受其害、受人愛戴,舍小利而謀大局。

此後,曾國藩甚至努力包容那些官場生存者,設身處地體諒他們的難處,交往時極盡撫慰之能事,必要時還“啖之以厚利”。自古至今人的生存環境、遇到的各色人等都是差不多的,如何更好地身處其中以圖成功是門大學問,這也是曾國藩的領悟對於今天的我們之價值。

三、反思過往,方明迂迴之道、柔弱勝剛強

曾國藩當時研悟《道德經》,終於懂得這部出世的書,其中可以應用到入世的道理,老子認為“柔勝剛,弱勝強”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

老子參悟天道以明大事、深徹天下為王的大智慧,包含在一句話里——“江河所以為百穀王者,以其善下之”。

曾國藩想起在長沙與綠營的齟齬鬥法,與湖南官場的格格不合,在南昌與兩位同僚的爭強鬥勝,結果呢?表面上勝利了,實則埋下了更大的隱患。又如參同僚、越俎代庖、包攬干預種種情事,辦理之時固然痛快乾脆,卻沒想到鋒芒畢露、剛烈太甚,傷害了同僚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無形中給自己設置了許多障礙。

這些隱患與障礙,如果不是自己親身體驗過,是無論如何也設想不到的;它們對事業的損害,大大超過了一時的風光和快意。既然迂迴、間接、柔弱的方式可以達到目的,能夠戰勝強者且不至於留下隱患,那麼為什麼不採用呢?

曾國藩少年時就熟記的 “大方無隅”、“大音稀聲”、“大象無形”、“大巧若拙”等話,過去一直似懂非懂,這時一下子豁然開朗了。這些年來他在官場內部以及與綠營的爭鬥,其實都是一種有隅之方、有聲之音、有形之象、似巧實拙,真正的大方、大象、大巧不是這樣的,它要做到全無形跡之嫌、全無斧鑿之工。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柔弱、柔弱,天下萬事萬物,歸根結底莫不是以至柔克至剛。能克剛之柔,難道不是更剛嗎?

曾國藩領悟至此時,曾興奮地在《道德經》扉頁上寫下八個字:“大柔非柔,至剛無剛。”他心中的困惑、胸中的鬱結自此煙消雲散,整個人完成了涅槃重生。

四、再悟莊子,一心通明

讀罷《道德經》,曾國藩又拿起《莊子》溫習。這部他最喜歡的書,在經歷過暴風驟雨沖刷後,才有了更多共鳴之處。他後來在給弟弟曾國荃的信中說:“吾好讀莊子,以其豁達足益人胸襟也。”

莊子(圖片:維基)
莊子(圖片:維基)

甚至,他還悟出最好的狀態是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如此才能心中豁達、胸有格局,方可立大事業。

曾國藩於是再次提筆鄭重記下:

靜中細思,古今億百年無有窮期,人生其間數十寒暑,僅須臾耳,當思一搏。大地數萬里,不可紀極,人於其中寢處游息,晝僅一室,夜僅一榻耳,當思珍惜。古人書籍,近人著述,浩如煙海,人生目光之所能及者,不過九牛一毛耳,當思多覽。事變萬端,美名百途,人生才力之所能及者,不過太倉之粒耳,當思奮爭。

老莊深邃的哲理如一架梯子,使曾國藩從百思不解的委屈苦惱深淵中,爬了出來。而且這架梯子還是通天之梯,爬出深淵後,曾國藩更順着爬上了中國幾千年來少有人抵達的人生巔峰。

五、大悟老莊,終成大器

曾國藩從此之後展現給世人的已經不是當年桀驁不馴的“曾剃頭”。他為了讓自己的學生李鴻章更好地發揮才幹,甚至願意讓出自己的位置;為了聯絡曠世奇才左宗棠,他甚至願意把自己比作雌,把左宗棠比作雄。

打敗太平軍之後,曾國藩毅然解散了他苦心經營的湘軍,老子說的“上善若水”“利而不爭”就是這種心態。

憑藉於此,曾國藩成就了一番偉業——他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進入仕途後十年七遷,連升十級,被封為一等毅勇侯,成為整個清朝以一介文人而封武侯的第一人,並在晚清劇變的政治環境中全身而退,去世之時獲得清廷國葬的最高待遇。

同時,也很好地護佑和影響了家族後代。曾氏滿門,平安度過了表面看似風光其實殺機四伏的政治險灘。“盛不過三代”是官宦顯貴之家難以逾越的魔咒,而曾氏家族卻代代有英才、長盛不衰。

這是一個奇蹟。這個奇蹟的締造,讓後人看到了老莊智慧的博大深邃,堪稱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人間寶典。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