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戈鐵馬、所向披靡,這正是當年岳家軍的真實寫照。此時的金軍主帥完顏宗弼(兀朮)在女真精銳部隊所拿手的騎兵對陣中,與岳家軍經歷了兩次大戰,金兀朮一敗塗地。岳飛收復故土的理想即將實現,如何不讓人備受鼓舞?

正在岳家軍乘勝追擊之時,宋高宗卻以“十二道金牌”召回岳家軍。從而演繹了人類歷史上最悲壯的一幕。岳飛遭受極盡酷刑,最後以“莫須有”的罪名,含着千古奇冤被虐殺,懷着未竟之志溘然長逝。因受冤獄的牽連,岳氏族人被流放他鄉,岳家諸將更是命運坎坷。史料載,岳飛曾偶遇一同入獄的張憲和岳雲,見他二人露頭赤體,身被枷鎖,渾身上下都是斑斑血跡,正在痛苦呻吟。之後,他們二人被判斬首,隨岳飛而去。宋高宗與秦檜聯手害死了岳飛,而宋高宗也因殺害忠良而留下罵名。

宋高宗(圖片:Wikimedia Commons)
宋高宗(圖片:Wikimedia Commons)

宋高宗偏安南方一隅,不思收復北方被金人佔領的土地。有人認為是高宗愛愛享受,沒有能力;也有人認為一旦收復,自己就要將王位拱手讓給自己的父兄,因此不願意;有人還認為宋高宗並非胸無大志之人,他不思量恢復中原,或許還有其他的原因。

吳越王夢中誓言要報仇

據《西湖二集》記載,徽宗一日在宮中,飲酒醉卧。忽然宮門“呀”地一聲闖進一人,徽宗大驚道:“汝是何代帝王?夤夜來此,有何話說?”那人開口道:“吾乃吳越王錢鏐是也。生平苦掙十四州江山,汝祖不勞一枝折箭之功,以計取吾之地。以數論之,今日亦當還我。”徽宗道:“此是吾祖宗之事,汝何當日不言,今日反來問朕索取,是何道理?”吳越王道:“物各有主,吾俟候許久,今日定要還我江山,方始干休。”徽宗無言回答。

徽宗大喝一聲,撒然驚覺,冷汗沾身。忽宮人來報韋妃生子,就是異日的高宗。徽宗暗暗曉得是吳越王轉世。

後來金兵打破了汴京,徽宗被劫遷而去。那時康王高宗即位,改杭州為臨安府,遂有定都之志,又因吳越王前此建都,也就於江頭鳳凰山建造宮殿,與汴都一樣。他原是吳越王偏安一隅之主,所以並不思量去恢復中原,隨你宗澤、岳飛、韓世宗、吳玠、吳璘這一班兒謀臣猛將苦口勸他恢復,他只是不肯,也不肯迎徽、欽回來,立意聽秦檜之言,專以和議為主,把一個湖山妝點得如花似錦一般,朝歌暮樂。

這般看將起來,南渡偏安之計,信不虛矣。且又當干戈擾攘之際,一味訪求法書名畫,不遺餘力。清閑之時,展玩摹榻,不少厭倦。四方獻奉,殆無虛日。其無經國遠猷之略,又何言乎?但吳越王偏安,高宗也偏安;吳越王建都杭州,高宗也建都杭州;吳越王活至八十一歲,高宗也活至​​八十一歲:恁地合拍,真是奇事。看來高宗為吳越王轉世,並非空穴來風。

宋高宗傳世的兩幅書法 藏着岳飛的命運!

從兩封高宗給岳飛的親筆信中,人們也能參透一點玄機。高宗與岳飛書信往來頻繁,其中有兩幅倖存於世。一幅是《賜岳飛書》;另一幅是《賜岳飛批札卷》。

《賜岳飛書》寫於1137年左右,這一年高宗27歲。此時的信中君臣之誼可謂親厚無間,信首即向岳飛噓寒問暖,一句“如是別有事宜,可密奏來”。可以看出宋高宗對岳飛的優待,岳飛的北伐勝利對高宗來說猶如久旱逢甘霖,他對岳飛的倚重和信任,字裡行間表現得淋漓盡致,這個階段君臣關係應該是最好的。

宋高宗《賜岳飛手敕》(圖片:wikimedia commons)
宋高宗《賜岳飛手敕》(圖片:wikimedia commons)

釋文:

卿盛秋之際,提兵按邊,風霜已寒,征馭良苦。如是別有事宜,可密奏來。朝廷以淮西軍叛之後,每加過慮。長江上流一帶,緩急之際,全藉卿軍照管。可戒飭所留軍馬,訓練整齊,常若寇至,蘄陽、江州兩處水軍,亦宜遣發。如卿體國,豈待多言。 付岳飛。

然而到了1141年,這對君臣之間的關係就有點微妙了,此時距離岳飛被賜死不到一年時間。《賜岳飛批札卷》比前面一封長得多。內容主要是在部署軍事行動,讓岳飛配合其他將領合圍兀朮。信的末尾高宗說:“春深,寒暄不常,卿宜慎疾以濟國事。付此親札,卿須體悉。”

表面上是提醒岳飛保重身體,但其實在高宗眼裡國事高於一切,自古功高震主。那為何高宗非要殺岳飛呢?那是因為岳飛在軍中、民間的威望太高,又極其清廉,深受軍民的愛戴與擁護。秦檜等人的離間讓高宗對岳飛心生嫌隙。加上屢有軍隊叛變,朝廷主張議和者眾,此時的高宗已對岳飛起了殺心。

宋高宗《賜岳飛批札卷》(圖片:蘭千山館藏)
宋高宗《賜岳飛批札卷》(圖片:蘭千山館藏)

釋文:

得卿九日奏,已擇定十一日起發往靳黃舒州界。聞卿見苦寒嗽,乃能勉為朕行,國爾忘身,誰如卿者。覽奏再三,嘉嘆無斁。以卿素志殄虜,常苦諸軍難合,今兀朮與諸頭領盡在廬州,接連南侵,張浚、楊沂中、劉錡等,共力破其營,退卻百里之外。韓世忠已至濠上,出銳師要其歸路,劉光世悉其兵力,委李顯忠、吳錫、張琦等,奪回老小孳蓄。若得卿出自舒州,與韓世忠、張浚等相應,可望如卿素志。惟貴神速,恐彼已為遁計,一失機會,徒有後時之悔。江西漕臣至江州,與王良存應付錢糧,已如所請委趙伯牛,以伯牛舊嘗守湖外,與卿一軍相諳也。春深,寒暄不常,卿宜慎疾以濟國事。付此親札,卿須體悉。十九日二更。 付岳飛

岳飛墓(圖片:Wikimedia Commons/Siyuwj)
岳飛墓(圖片:Wikimedia Commons/Siyuwj

宋高宗的書法是宋代皇帝書家的精粹者,可惜身為帝王,他的書法決定太多人的生死,也給歷史留下沉痛的一筆。

可憐岳飛一腔熱血最終只能仰天長嘆:“天日昭昭,天日昭昭”。留下千古遺憾。

雖然一幕幕成敗興壞、善惡忠奸的大戲在歷史的長河中轉瞬即逝,但岳飛精忠報國的浩氣忠魂永留世間。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