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都有瘋僧瘋道的故事,可這個“瘋”可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瘋。他們大多表面瘋瘋癲癲、胡言亂語,但卻有超常的本事一般是不輕易示人的,在民間留下了許多傳奇故事。宋朝出現過幾位瘋僧,除了「顛僧」濟公,「瘋僧」風波和尚以外,還有一位是吳僧伽,在民間留下了許多傳奇故事。

據《夷堅丁志》記載,吳僧伽是宋朝時期江西贛州信豐縣的僧人,法名文祐,俗姓吳。當初,他落髮出家後四處遊歷,輾轉來到贛縣㞦嶺,獨自搭建了一所小庵,在那兒修行了很長時間。後來他離開小庵後,客居於江西雩都縣(今於都)妙凈寺的僧伽院,在那兒做院里的主事僧。於是人們稱他為「吳僧伽」。

瘋僧不瘋 未卜先知

吳僧伽有時瘋瘋癲癲的行走在街市上,人們不知道他是怎麼回事。在路上遇到善良的人,他就恭敬地給對方作揖行禮。如果碰到貪婪、凶暴、不仁的人,就罵人家豬狗不如。惡少聽了很氣憤,大吵大鬧地驅趕他。吳僧伽就跑到竹林中,躲避這群人。

當他進到竹林後,呼天搶地地求救,還拍着一根竹子說:「這麼大的竹林,都要變成掃帚了。」不料,不到十天,竹林里上萬棵竹子全都枯萎了。這座竹林的主人原本是個兇惡狠毒之輩,竹林枯萎後,他家也就衰落了。

巧的是,妙凈寺的後面也有一片竹林,裡面有一棵巨竹。忽然一天晚上,吳僧伽跑到巨竹下,拍着竹子,昂首高歌。在寂靜的夜晚,他的歌聲響徹四方。

一連幾個夜晚,他都是這樣唱着。寺里的僧人受不了,於是就把那棵巨竹砍倒了。出乎意料的是,竹子倒了,卻從竹根處長出一個很大的紫靈芝,長約一尺左右,很是奇異。

鄉民虔敬齋僧 瘋僧送「二珠」

後來曾德泰的妻子連續生了兩個孩子,正應了僧伽所說的「二珠」呢!(圖片來源:Pngtree /希望之聲合成 )
後來曾德泰的妻子連續生了兩個孩子,正應了僧伽所說的「二珠」呢!(圖片來源:希望之聲合成 )

雖然吳僧伽常瘋瘋癲癲行走於城裡,不過有些百姓認為他不同尋常。縣裡有一個居民叫曾德泰,已經上了年紀,依然沒有子嗣。他跟妻子商量要一起供養吳僧伽齋飯,向他祈求子嗣。夫妻二人只是剛剛決定,還沒來得及去請。

第二天早晨他們剛起來,吳僧伽就自己推門進來了,好像他有他心通一樣,已經看到了夫妻二人的心中所想。曾德泰見到他大吃一驚,趕緊恭敬地供奉他齋飯。

吳僧伽離開之前,對曾德泰說:「應當如何報答你們呢?只能送給你們兩顆珠子了。」後來曾德泰的妻子連續生了兩個孩子,正應了僧伽所說的「二珠」呢!

洞悉纖毫小事

在一些小事上,吳僧伽也表現出他未卜先知的能力。有一次,吳僧伽向一個民婦要蔬菜吃,希望她能多準備一些。民婦答應了。

這天,民婦準備了許多蔬菜放在桌上。她的丈夫回來後,見到桌上擺着那麼多蔬菜,生氣地責備她太浪費了。

這時吳僧伽來了,向民婦要了許多醬醋,蘸着醬醋開始吃生菜。他一直不停地吃,把自己給噎着了好幾次。民婦說:「吃飽就行了,何必全吃完呢?」吳僧伽說:「免得你們夫妻二人吵架。」

因為蔬菜很多,吳僧伽為了避免浪費,也為了不讓他們夫妻二人因此吵架,堅持吃完了。民婦的丈夫聽了他的話大吃一驚。吳僧伽沒有問,就已經知道剛才民婦挨罵的事了。

定應師揭謎底 瘋僧原來是真佛

雩都縣縣民孫德俊一心學佛,他前往汀州武平(今福建龍岩)慶岩寺禮拜定應和尚。定應師對他說:「你們雩都就有佛,為甚麼跑到這兒拜我呢?」

孫德俊問:「誰是佛呢?」定應師說:「就是我的徒弟吳僧伽啊。你把我的扇子帶去,送給他吧!」

孫德俊帶着定應的扇子回到雩都。客船剛靠岸,吳僧伽已經站在岸上等他了。他對孫德俊說:「我師父送給我的扇子在哪兒呢?」

孫德俊將那把扇子混雜在幾十把汀扇之間,吳僧伽看了一眼,從中直接抽走了定應師送的那把扇子。

吳僧伽顯現的神奇事,人們耳聞目睹知道不少。所以,漸漸的人們不再說他是瘋僧了,多稱他是生佛。

吳僧坐化 再現神跡

吳僧伽行走於民間多年,展現了不少神跡。或許,他濟世教化百姓的使命將要完成了,到了他要離世的時刻。

一天晚上,吳僧伽遍訪同寺的僧人,坐在蒲團上,對僧人行禮說:「請多珍重!請多珍重!」僧眾聽後,都是一片茫然,不知道他在表達甚麼。

當天夜裡,吳僧伽端坐在蒲團上圓寂了。這一天是宋真宗大中祥符乙酉年(1009年)六月六日。吳僧伽坐化以後,一陣奇異的香氣瀰漫著屋室,一連幾天都沒有散去。於是眾僧商量不要火化他的肉身,而是漆成真身保留下來。

和尚 打禪 僧人(pixabay/pngtree/SOH合成)
吳僧伽端坐在蒲團上圓寂了。(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可是,六月六日這天,有一個雩都的商人正在四川做生意。他在蜀地的一座橋上碰到了吳僧伽,還問他去哪啊?吳僧伽佝僂着身軀,卻走得非常快,說:「少干,少干。」意思是,我有點兒事急着要做。後來那名商人回到家鄉後,才知吳僧伽已經在六月六日那天圓寂了。

吳僧伽圓寂七十多年後,神宗元豐八年乙丑年(1085年)冬天,有一個僧人忽然來到贛州城居民桂安雅的家中,請他為寺院貢獻木材做佛龕。

桂安雅問他:「師父,您是誰呢?」

那名僧人說:「我是雩都妙凈寺明覺院的吳僧啊!」

桂安雅答應了要貢獻木材後,送僧人出門,可是剛跨出門檻,僧人就消失了蹤影。桂安雅四處詢問是怎麼回事。有人告訴他說:「明覺院就是僧伽院。」而吳僧原來就是吳僧伽啊!

南宋翰林院學士洪邁收錄這一故事時,吳僧伽的真身依然保存着。洪邁出生於宣和五年(1123年),洪邁寫這篇故事時,吳僧伽的真身已經保存了一百多年。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