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 《衣帶歌》中的頭兩句“孔曰成仁,孟曰取義……”,相信許多人都非常熟悉。

那麼,什麼稱之為“仁”呢?而且,為何還會得出不同的結論?

去年,網絡上曾經分享過這樣一篇文章:《孔子說“仁” 因人而異》。

一、顏淵問“仁”

顏淵,又稱顏回(公元前521年-公元前491年),春秋魯國人。孔子七十二門徒之首。孔門十哲中德行科弟子之一。被視作孔子最得意的弟子,位居孔門第一位。

顏淵問怎樣做才是仁。孔子說:“克制自己,一切都照着禮的要求去做,這就是仁。一旦這樣做了,天下的一切就都歸於仁了。實行仁德,完全在於自己,難道還在於別人嗎?”顏淵說:“請問實行仁的條目。”孔子說:“不合於禮的不要看,不合於禮的不要聽,不合於禮的不要說,不合於禮的不要做。”顏淵說:“我雖然愚笨,也要照您的這些話去做。”

顏回像(國立故宮博物院藏)(維基百科)
顏回像(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圖片:維基百科)

二:仲弓問“仁”

仲弓,名冉雍,字仲弓,也為孔門十哲中德行科弟子之一。仲弓問怎樣做才是仁。孔子說:“出門辦事如同去接待貴賓,使喚百姓如同去進行重大的祭祀,(都要認真嚴肅。)自己不願意要的,不要強加於別人;做到在諸侯的朝廷上沒人怨恨(自己);在卿大夫的封地里也沒人怨恨(自己)。”仲弓說:“我雖然笨,也要照您的話去做。”

三:司馬牛問“仁”

司馬牛多言而躁。問孔子怎樣做才是仁。孔子說:“仁人說話是慎重的。”司馬牛說:“說話慎重,這就叫做仁了嗎?”孔子說:“做起來很困難,說起來能不慎重嗎?”

司馬牛問怎樣做一個君子。孔子說:“君子不憂愁,不恐懼。”司馬牛說:“不憂愁,不恐懼,這樣就可以叫做君子了嗎?”孔子說:“自己問心無愧,那還有什麼憂愁和恐懼呢?”(出自《論語》)

孔子教學圖 (維基百科)
孔子教學圖 (圖片:維基百科)

一個問題,我們站在高處會一目了然,而在低處就龐雜繁亂。大概這就是我們所謂的層次問題吧。孔子站在高層次看問題,就變得非常簡單了。

古籍中的孔子、鬼谷子、東方朔等人,看上去博學多才,其實就是站在了高層次上看問題。中醫的偉大在於它站在了信神的基點上;古人的高瞻遠矚都是如此吧。

世人“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也只能是這樣,不足為奇了。

(本欄目文章選自各大新聞媒體與中文網站,內容不代表希望之聲的觀點或立場。文章版權歸屬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