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文章《大科學家往返天堂地獄 完成神旨意》,已經刊登到第10期。這位大科學家是瑞典籍的伊曼紐·史威登堡。

伊曼紐·史威登堡出身於瑞典名門貴族,他的父親耶斯培·史威登堡是由瑞典女王直接任命的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史卡拉大教堂主教。伊曼紐本人更以科學家、數學家、發明家、天文家、博物家、哲學家、文藝家等20多種不同領域的精通專家著稱。他在被神揀選,賦予往返天堂地獄這種能力時已經57歲,已經是譽滿歐洲的一位功成名就的科學界全能奇才,被視為與牛頓同級的天才科學家。因此,他的名人效應使其所著所說的可信度達到百分之百,影響面達到了神的預期。

伊曼紐·史威登堡出身於瑞典名門貴族,是精通20多種不同領域的專家(wikimedia)

神要求史威登堡把所見所聞的事情寫成書留下來。今天再看他的著作,發現他在200多年前已經講到了現代的很多問題,也就是說那個時代的歐洲人就已經墮落了,但沒有現代社會達到了如此普遍的程度。

史威登堡寫道:我發現,有的人外表美麗,甚為迷人,靈裡卻扭曲、發黑,形如怪物。你一定會稱之為地獄的像,而非天堂的像。相反,有的人外表並不漂亮,靈裡卻優雅,發光,如同天使。死後,我們靈魂(元神)的像將和生前靈裡的像一致。

史威登堡還看到三種現象:

一種發生在不同層次的天使身上,「心智開發越深的天使越喜歡敞開自己,因為他們起心動念無不為善。」

一種是那些心懷不軌的人,「他們生怕在天堂的光中露出馬腳」。

第三種現象發生在墮入地獄的人,「奇妙的是,地獄的人彼此看來人模人樣,而在天堂的光中,他們如同怪物,面目猙獰,形體可怖,正好反映他們邪惡的本性。」

是不是那個時候只有歐洲人開始離神遠了?不是的。同一時代的其它地方也發生同樣的事情。

清朝翰林院庶人出身的紀昀,字曉嵐(wikimedia)

◎ 同時代的紀曉嵐記述手法類同

公元1789年,清朝翰林院庶吉士出身的紀昀(字曉嵐,世人多稱其紀曉嵐)以筆記形式所編寫成的《閱微草堂筆記》裡也談到類似的事情。《閱微草堂筆記》全集分五書,共二十四卷,1208則,約40萬字。

書一《灤陽消夏錄》六卷(卷一至卷六),作於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

書二《如是我聞》四卷(卷七至卷十),作於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

書三《槐西雜誌》四卷(卷十一至卷十四),作於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

書四《姑妄聽之》四卷(卷十五至卷十八),作於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

書五《灤陽續錄》六卷(卷十九至卷二十四),作於嘉慶三年(1798年)。

紀曉嵐在《如是我聞》裡記述了友人於道光講述的這樣一件事:有位讀書人,夜裡經過岳帝廟,廟宇的朱門緊閉著,但卻見到一個人從廟中走出來。那位讀書人知道這是神靈,便頂禮膜拜,口呼上聖。那人伸出手扶起他說:「我不是高貴神靈,是右台司鏡吏(管理右台『心鏡』的小神),因送文簿來到這裡。」讀書人問道:「你司什麼鏡,是『業鏡』嗎?」

司鏡吏說:「差不多,但又是另一種鏡,叫『心鏡』。」

紀曉嵐解釋說:業鏡所照的,是人們做事的善惡。至於心中的細微感觸,感情的真偽萬端,生生滅滅,沒有定規,深藏不露,幽深秘密,無跡可尋。有的人,往往外表像麒麟、鳳凰一般,內心卻像鬼蜮,這些都隱藏在心底,業鏡是不能照出來的。

司鏡吏又說:「宋朝之後,社會道德更趨低下,邪惡之徒的種種偽裝術,更趨精熟,掩飾彌縫。有人竟然一生幹壞事,都被他矇混過去,沒有失敗過。所以上天諸神合議,將業鏡移到左台,照真小人;再增設『心鏡』置於右台,照偽君子。兩鏡的圓光,左右對映,人們的內心,就洞然明晰:有拗捩不順從的,有偏頗不正的,有濃黑如漆的,有彎曲如鉤的;有的骯髒如大糞,有的渾濁如泥,有的內心險惡,千遮萬掩;有的多方結納,百般鑽營;有的像荊棘,像刀劍;有的像蜂蠍,像虎狼;有的呈現出冠蓋的影像,有的呈現出金銀寶器的氣象,甚至有的隱隱顯現出秘戲圖上的影像。但是回顧他們的外形,則都是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在許多人之中,圓潤精瑩如明珠,清澈激越如水晶的(好人),千百人中,只有一二人而已。」

「這些情況,我站在『心鏡』旁邊,都記錄下來。三個月來一次岳帝廟,呈送文簿讓岳帝判定罪福。大約名位越高的壞人,對他懲罰越嚴;手段越巧妙的壞人,對他懲罰越重。《春秋》記載:魯國二百四十年的歷史,其中可憎惡的人物不少,上天卻雷轟伯夷的廟,特別體現對展禽的懲罰,就是由於他隱匿了罪惡的緣故。你要記住:人應誠實厚樸。任何陰惡,都掩蓋不住,只會招致更大的懲罰!」

那位讀書人,聽了右台司鏡吏的話後,恭敬向他下拜,說:「謹記教誨,謝謝!」他回家以後,專門請於道光先生,寫了一個匾額:「觀心」,掛在自己的居室門上,以此自警。

於道光是紀曉嵐的朋友,於是就講給他聽,紀曉嵐就收錄到《如是我聞》裡了。

按照司鏡吏的說法,從宋朝之後,社會道德更趨低下,中國古代從唐朝開始排序下來,那就是唐、宋、元、明、清。到了清朝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才由紀曉嵐搜集整理各類社會萬象,留給後人。

 

紀曉嵐故居(wikimedia/Yongxinge)

◎ 歐洲和神州都出現因果報應的書籍

史威登堡1688年1月29日出生於瑞典,1772年3月29日離世,享年84歲有餘。在1749至1756年間,史威登堡共寫了8大冊《天堂地獄見聞錄》,此外他還將巨大的精力用於解釋《聖經》。1745年到1772年27年間,史威登堡留下了其它著作,其中1758年完成的《天堂與地獄》(Heaven and Hell)是最暢銷書。

史威登堡36歲那年,紀曉嵐出生,生於雍正二年六月十五日(1724年7月26日),於嘉慶十年二月十四日(1805年3月14日)離世,享年80歲有餘。

紀曉嵐故居位於北京珠市口西大街241號。原為雍正年代兵部尚書陜甘總督岳鍾琪的故居。紀曉嵐在這裡住了兩個階段,分別是從11歲到39歲,和從48歲到80歲,前後共計六十多年,「閱微草堂」是紀曉嵐給自己的居所起的雅號,在此寫下了《閱微草堂筆記》。

《閱微草堂筆記》主要搜輯清代前後的各種狐鬼神仙、因果報應、勸善懲惡等真實新聞,或親身所經歷、所聽聞的奇情軼事;其文觸及範圍遍及全中國遠至烏魯木齊、伊寧,南至滇黔,並包括台灣、南洋等地。

當時,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與袁枚《子不語》一書齊名,有「南袁北紀」之說,兩書均收錄了與鬼神相關、因果報應、勸善懲惡的真實新聞。現代人大多是無神論者、進化論者,因此把紀曉嵐與袁枚搜集來傳給後代的真實新聞稱之為「清朝短篇志怪小說」。小說嘛,就是瞎編了。

紀曉嵐寫作的書房「閱微草堂」(wikimedia/Gisling)

◎ 他們的著作為何有這個共通的特點

269年前,史威登堡的《天堂地獄見聞錄》在歐洲面世。229年前,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五書中的第一書《灤陽消夏錄》在神州面世。

他們的著作有一個共通的特點,就是用筆來記述自己看到的、聽到的事情,而不是用筆創作文章。為什麼呢?200多年前,按照司鏡吏的話,千百人中,只有一二人是清澈激越如水晶的好人。那麼,好人告訴世人真話,人會根據自己靈魂骯髒的不同程度去揣測好人,甚至譏笑、謾罵和嘲諷他們。

舉個例子,系列文章《大科學家往返天堂地獄 完成神旨意》中談到史威登堡被神賦予往返天堂地獄的大本事,他當然可以知道哪個人什麼時候離世。在一次演說中,有聽眾希望他說出現場哪個是最先死的,他不肯做,於是全場人苦苦哀求他,並保證無論是誰都不會責怪他。史威登堡說出了一個聽眾名字,並說他回去後半夜幾點死。那是個30歲的年輕人,結果預言準確。於是很多人指責他,說是他把那人咒死的。史威登堡痛悔不已,發誓以後只會公佈自己的離世日期。

神知道世人會墮落到怎樣的程度,所以交給史威登堡和紀曉嵐的歷史使命是把自己當作複印機和錄音機,只是把看到聽到的記錄下來,整理成書,然後傳播出去。

至於下文,那得由讀者自己去寫了。

(本欄目文章選自各大新聞媒體與中文網站,內容不代表希望之聲的觀點或立場。文章版權歸屬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

來源:人民報
責任編輯:王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