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龜婿」是指高官厚祿的夫婿,從唐代到清代,「金龜婿」都入了詩詞。晚唐詩人李商隱  《為有》一詩,寫了打趣女子後悔嫁了「金龜婿」──「無端嫁得金龜婿,辜負香衾事早朝。」 成了「金龜婿」典故的起源。

「金龜」曾是一種唐代高官佩戴的隨身符標識物,它的前身是金魚符。佩戴「金龜」是高官的象徵,然而人們說道「金龜婿」打渾說笑,帶着一種明抬暗貶的氣味,到底是怎麼回事?

金魚符、金龜符,是顯達高官的身分識別與象徵。圖是五代 周文矩《文苑圖》卷。圖中最左側人物腰間所配即魚符(魚袋)。(公有領域)
金魚符、金龜符,是顯達高官的身分識別與象徵。圖是五代 周文矩《文苑圖》卷。圖中最左側人物腰間所配即魚符(魚袋)。(公有領域)

 「金龜婿」典故緣於佩龜符龜袋

「金龜婿」是怎麼來的?要說說從「金魚符」到「金龜符」演變的緣由。

據《新唐書·志第十四·車服》記載,唐高祖武德四年,開始立車輿、衣服之令。令親王和官員帶隨身魚符,以明貴賤,以應皇上召命。魚符上題有職位、姓名,進出皇宮要出示魚符驗證正身。當時魚符只有金、銅兩種,親王的隨身魚符是金的,三品以上官員是銅的。

到了唐高宗時期,高宗恩賜隨身魚袋給五品以上官員。三品以上官員的魚袋上飾金,叫金魚袋,四品、五品官員的魚袋飾銀,叫銀魚袋。所以魚袋和魚符都是高官的象徵,尤其是金魚袋、金魚符規格最高。

公元690年10月,武則天擅政改國號周,改元天授,次年,將魚袋改為龜袋、佩魚改為佩龜。   九年後又加規定,職事三品以上龜袋用金飾,四品用銀飾,五品用銅飾。過了五年,到了神龍元年,中宗復唐(公元705年),罷了武則天的龜符、龜袋,恢復魚符、魚袋。(據《舊唐書·卷四十五 志第二十五 輿服》記載)。

記錄歷朝制度的《通典》也記載:「武太后天授元年九月,改內外官所佩魚為龜。至神龍元年二月,京文武官員五品以上,依舊式佩魚袋。」也就是說,神龍元年中宗復唐時,將官員的佩飾禮制也改回原本的唐制。

所以龜符、龜袋和金龜符、金龜袋僅用於武則天擅政期間的短短几年。

在唐代之前,漢代高官的印綬以黃金龜紐作裝飾,「金龜」自古即賦有賢德的光輝。先秦道家以黃金龜紐為賢者的象徵,先秦道家著作《文子·上德》有這樣的說法:「黃金龜紐,賢者以為佩。」

漢代太子及諸王的金印以龜紐作裝飾。圖為一款龜紐玉印(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通典》記載,漢代「太子及諸王金印,龜鈕,纁朱綬」。漢代太子及諸王的金印以龜紐作裝飾,系朱紅絲帶。東漢時期的著作《蔡中郎集》卷九《讓高陽侯印綬符策表》講到諸侯印綬有這樣的敘述:「金龜紫紱之飾」(紱就是綬),用來代指身分官位。

武則天也可能是假借了漢代黃金龜紐印綬而改制,只不過武則天擅政違背正統,所以她所採用的禮制也不具有正統的地位,使得閃亮的「金龜」、「金龜婿」也蒙塵了。

「金魚」和「金龜」的對比

中唐時,人們漸漸就以「金魚」代指官門、高官顯達。

唐代元稹(公元779年-831年)《自責》詩嘆「犀帶金魚束紫袍,不能將命報分毫」,元稹曾為唐穆宗時的宰相,紫袍上的金魚顯示了高貴的官階。

同時代的韓愈(公元768-824年)《示兒》詩,寫到:「開門問誰來,無非卿大夫,不知官高卑,玉帶懸金魚。」韓愈告訴兒子,從玉帶懸掛的金魚袋就能看出來者是否是高官。

從唐到清的歷代,人們也沒有忘記「金魚」象徵的成功境地。例如清代仝軌詩吟:「四海王新城,金魚心所向」,以「金魚」表示人生努力的目標──登朝堂、佩金魚。

金魚符 (圖片來源: 網絡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金魚符 (圖片來源: 網絡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而「金龜」的印記,由於受到武則天的擅權擅政波及,就被後人賦予了一種貶抑、嘲弄味兒,  甚至以「釣金龜婿」打渾說笑。

人們說到「金龜婿」時,一種調侃味兒若隱若現,上述李商隱名作之一《為有》中的「無端嫁得金龜婿,辜負香衾事早朝」就是代表。官高責重,按規定每日要早朝,天未明即起,進宮朝政去,留給妻子「辜負香衾」(天不亮就要起身去早朝,害得妻子一個人孤零零地守在閨房裡)的悵恨。

宋代賀鑄(公元1052年-1125年,宋太祖賀皇后族孫)《菩薩蠻》更是嘲諷留戀章台花柳的金龜婿,直到馬嘶催早朝,宿醉猶未醒:「章台遊冶金龜婿,歸來猶帶醺醺醉。……不待宿酲銷。馬嘶催早朝。 」

這些文學中反射出來的對「金龜婿」的嘲弄,意味深長,骨子裡不就是反映「金龜」形成的政權背景的不正統嗎?因而「金龜婿」也就蒙上陰影,失去了正統正色了。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